李四瓜

可叫瓜瓜或机机 十分想要小伙伴一起玩( p′︵‵。)

黑月\兔赤\杂食(*σ´∀`)σ

寄给你全宇宙的爱和自太古至永劫的思念

[HQ!!黑月] 君じゃなきゃダメみたい ①

* 也许有轻微的OOC

* 男神黑尾x学霸月岛

* 有情书出没

01

月岛在规律的闹铃声中缓缓睁开眼睛。

窗帘隔绝了大部分天光,床头灯散发出柔和的橘黄色光。月岛翻了个身,将自己深深埋进枕头里,企图重新陷入黑暗和宁静。闹铃仍然尽职地发出规律的响声,从容不迫。一分钟后,月岛认输。极度不情愿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发狠地摁灭了这聒噪的玩意。

六点三十。此时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床头灯将月岛的影子无限拉长,投影在白净的墙壁上。

戴上眼镜后月岛眼前的世界终于不再是朦胧的一片。随意地将被子叠好,关上加湿器,混混沌沌地朝厕所走去。洗漱过后昏睡的感觉消退不少,但浑身还是有难以言述的疲惫感。这感觉大概就是像高一那年的东京远征,乌野从一天的开始输到一天的结束,在无数冲刺惩罚中将体力消耗殆尽,却还不得不硬撑着……月岛看着镜子中自己发黑的眼圈,烦躁地“啧”了一声。

在解剖室里泡了两天,终于完成了病理解剖的报告。来不及洗去一身福尔马林味的月岛一回到家就已经瘫死在自己的床上。由疲劳带来的烦躁和繁重课业带来的压力终于引爆了月岛压抑的情绪,出门时狠狠地甩了一把门,轰地一声,回响在寂静的楼梯间。

下了两层楼的月岛,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鬼使神差地又回到自己住宿门口。门口边上,静静躺着一张纸片。月岛弯腰将它捡起来。纸片上有隽逸的字迹,短短地写了一行字。

“除非我们在自己心理的矛盾下挣扎着好不到出路,外观的环境未必能给我们的灵魂以任何的桎梏。”[1]

 

月岛烦躁的情绪突然平静了下来。

 

02

每日准时出现在月岛家门缝上的卡片,原来应该是月岛避之不及的桃花。

 

在处理桃花这件事上,月岛一向不怎么得心应手。

 

从前在乌野时还好,对于隔三差五放在鞋柜或者抽屉内的情书,由于数量并不多,月岛会端端正正地在便利贴上写好拒绝的内容贴在信上,拜托山口或亲自送还给女生。虽然性格中有恶劣的一面,但对于尊重他人这一方面,月岛还是有着比较清楚的认识。女生们看了拒绝的内容便会知难而退了,并不做过多的纠缠,因此月岛在这一类事情上烦恼倒也不多。

 

然而,这一方法在出国读书以后完全失效了。

 

世界对于美的定义也许都是大同小异的。月岛到国外后,桃花愈演愈烈。对约会文化不甚了解的月岛根本无力招架更加热烈勇敢的外国女孩的攻势。

 

月岛天生喜静,对于人际应酬不擅长,这些莫名其妙的桃花,着实让他伤透了脑筋。

 

思来想去,月岛不得已出了一个下下策。对于所有前来告白和约会的女生,一概置之不理。至于那些死缠烂打的,月岛甚至会使出对付影山和日向那一套,尖酸的话噼里啪啦地往外蹦。久而久之,前来骚扰的总算是少了,不过也为月岛留下了一些不太好的评价,例如假清高、难相处之类的。好在月岛也不太在意这些。

 

他一向是这样自在惯了,言论和目光如何束缚得住他。

 

少了不必要的人际应酬,结余的时间被月岛拿来全嗑在课业上了。天赋与努力并存的时候,优秀的光芒无法掩盖。大一过后,同级生无人可比肩。教授将月岛带在身边,平时的学术研究也与大三大四的前辈们一起,不久便已在Science Citation Index杂志上发发表了自己的论文。

 

在临床医学全球专业排名可进前十的K大,月岛的成绩不可谓不瞩目。

 

这一年独来独往,除了必要的交集月岛很少再与别人有过多的交情。现在这种可以专心于学业的情况对月岛而言差强人意。只是当月岛独自一人在自习室赶课题报告、手边只有一杯冷掉的咖啡的时候,会突然想起在乌野给那群不省心的家伙们补课时,日向会大肆嘲笑影山不及格的英语,得知田中上课睡觉的大地前辈会毫不犹豫地给他来一通说教,而缘下则会微笑地看着西谷,让他心虚地默默回去再读一遍阅读理解的材料。

 

那时候虽然月岛觉得自己每天都要被那两个笨蛋气死,觉得烦躁和无奈,但这是为数不多可以看到影山和日向低头且受到嘲讽还不敢回击的憋屈样子的时候,所以也还算乐在其中。

 

那样的日子,不会再有了。


03

 

“你的眼睛还没掉转来望我,只起了一个势,我早惊乱得同一只听到弹弓弦子响中的小雀了。我是这样怕与你灵魂接触,因为你太美丽了的缘故。 ”【2】

 

起初这样的卡片出现在月岛门缝里的时候,月岛并没有太在意。他曾有过学姐到门外纠缠不休的经历,像这样含蓄的表达,对于那样的洪水猛兽而言,实在只是一只温柔的兔子。

 

月岛本想将卡片还给将它送给他的人,无奈卡片上没有任何可以采用的信息。

 

卡片上字竟是用尖头的毛笔细细书写的,乍看秀气,却有凌厉的笔锋。

 

这让月岛不免有些喜欢上了这薄薄的卡片。

 

月岛平时喜欢看书,知道这卡片上的话是一封情书的摘选。想了想,收下了卡片。猜测送卡片的人也许还会来,便像从前般,在门上留下便条,写了些感谢和含蓄的拒绝。但接连几日,都有卡片送到,贴在门上的便条也没有被动过的痕迹。最初月岛有些罪恶感,觉着自己拒绝了人家还收下别人的“情书”,或许会让人误会。后来想了想,算了,等“她”现身了再亲自道歉吧。

 

于是每日开门的那一瞬间变成了值得期待的时刻。

 

今日的卡片一改平日缠绵的情书内容,像是知道月岛近况不太顺心一般给予了一些即时的鼓励。月岛觉得心里有些莫名的瞬间的悸动,于是从包里拿出最近在看的书,小心翼翼地将卡片压进了书里。

 

04

六点四十。

 

在月岛出门后不久,邻居家的门也打开了。仁花从门内探出头来,确认月岛已经离开后,仔细检查了一下月岛家门前的一小块地方。没有发现纸片的踪影。

 

于是仁花松了一口气,拿出手机发消息:“今天月岛同学应该也收下前辈的卡片啦。”

 

“ 是吗,谢谢仁花同学!这几日麻烦你了!”对方很快回复了消息。

 

“ 不麻烦不麻烦……! 只是前辈还不打算直接和月岛同学见面吗?”

 

“ 可能……还得再等等。”

 

原来前辈这么张扬的人也会有胆小的时候啊。仁花笑了笑,继续回复道:

 

“ 那就请黑尾前辈多多加油咯。”

 


TED

【1】出自《朱生豪情书全集》

【2】出自沈从文情书《致张兆和》

下一更老黑一定出来了!!

评论 ( 8 )
热度 ( 93 )

© 李四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