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四瓜

可叫瓜瓜或机机 十分想要小伙伴一起玩( p′︵‵。)

黑月\兔赤\杂食(*σ´∀`)σ

寄给你全宇宙的爱和自太古至永劫的思念

[HQ!!黑月] 君じゃなきゃダメみたい②

* 可能的ooc预警

* 没想到这一更变成老黑专场了【捂脸】

05

 

“我与他们一起面对世间的美好,可是只有我惊动,要闻鸡起舞。”【1

 

黑尾铁朗第一次听到月岛萤这个名字的时候,是在乐队的吉他手妹子Beryl失恋的场景里。

 

Beryl喜欢月岛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大约是轻信了“女追男,隔层纱”的信条,对月岛穷追不舍。那日终于被忍无可忍的月岛说了“离我远一些”一类的重话,一颗少女心碎成满地玻璃渣,在平日驻唱的酒吧里一杯又一杯地灌酒,哭自己不知终始的感情。

 

等黑尾等人接到电话赶去接人的时候,Beryl已经喝上头了。醉倒在沙发椅上,还迷迷糊糊喊着月岛的名字。

 

第二天Beryl酒醒之后还有些不好意思地给黑尾道谢,被黑尾毫不留情地嘲笑一番,说她追着一个大一的小屁孩跑了一个月,小手都没牵到还被人哐哐打脸。Beryl恼羞成怒,朝黑尾喊道有本事你追去,追到我给你们定一桌Chateau Joel Robuchon祝你们百年好合,敢不敢赌?

 

黑尾耸了耸肩,没有作答。

 

他黑尾铁朗今年23岁,根正苗红的好青年,文能在K大王牌专业国际金融拿优秀学生奖学金,武能在全国大学生排球赛拦死几个所谓王牌的扣球,顶着帅气的发型和帅气的脸走天涯,能烤秋刀鱼能敲架子鼓,好歹也是K大公认的男神人物,想泡他的学姐学妹估计也不比月岛萤少,凭什么为了一桌Chateau Joel Robuchon就把自己变弯?

 

何况又不是想弯就能弯的!

 

何况对方的性子还这么不可爱!

 

Beryl见黑尾不吭声,鼻子里哼出一口气,怂了吧?黑尾朝她做了个鬼脸,没说话。突然想起木兔交代自己的让拿给赤苇的手信。原本是想托天天往医学院那边跑的Beryl送过去的,现在想想估计还是要自己跑一趟。

 

于是,意外就这么发生了。

 

有时候,你或许真的要相信缘分,或者命运。

 

07

 

黑尾绕了大半个校园才到达医学院,此时赤苇给他发了条信息,告诉黑尾他们现在正在上基础医学的公共课,麻烦让黑尾等一等。黑尾回了句不急,打算在医学院的教学楼里逛一逛,不白费大老远跑来的这一趟。

 

逛着逛着,似乎就走到了有人上课的地方。

 

K大医学院人并不多,公共课的教室不大。黑尾朝窗内望了望,希望能看见赤苇的身影。

 

然后他第一次见到了月岛。

 

月岛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此时正在偷偷补眠。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洋洋洒洒落在月岛的脸上。月岛的脸很瘦,轮廓分明。混杂着孩子和女人的特征。睫毛很长,在阳光下几近透明。另半张脸却隐藏在黑暗中。眉微微蹙着,像一只警觉的鸟。

 

黑尾有些呆了。

 

他伸出手,想确定眼前的景象是否真实。却只能碰到坚硬的玻璃。

 

“月岛、月岛、别睡啦…….教授在叫你呢!”里面有人小声喊道。

 

啊,他就是月岛啊。黑尾心想。

 

被叫醒的月岛迷糊了一会,捂着嘴打了个哈欠。黑尾看着他骨节分明的手,白皙的皮肤上有几道蜿蜒的蓝色山脉。

 

黑尾突然间就可以理解Beryl这一个月来的疯狂了。

 

“黑尾前辈,抱歉,久等了吧?”这时赤苇从隔壁教室跑了出来,把黑尾从浮想联翩中拽了出来。赤苇看着黑尾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顺着黑尾来不及收回的目光看了过去,若有所思,“ 黑尾前辈……在看月?”

 

黑尾被赤苇敏锐的观察力震惊了。

 

08

 

“ 啊…是,我,我就觉得他有点像我未来的男朋友!”

 

被赤苇看穿的黑尾慌张得口不择言。

 

赤苇被黑尾不要脸的言论震惊了。

 

黑尾铁朗,男,23岁,K大国际金融大四生。有帅气的脸和独一无二的发型,能文能武,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算是小有名气的发光体。二十年来一直认为自己比金箍棒还直,两个小时前还因为性取向问题拒绝了以一顿在Chateau Joel Robuchon的晚餐为赌注的赌约,现在因为美色误事一不小心说出了真心话,在赤苇京治意味深长的目光下落荒而逃,觉得自己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神话即将要终结。

 

而一切的罪魁祸首毫不知情,公共课下课后带上耳机,又浅浅地睡去。

 

09

 

“赤苇你和月岛关系很好吗?刚我听你叫他月。”

 

“还算不错,之前教授把他分配到我们大二的研学组了。我负责带他。”

 

“那他应该是没有女朋友吧www?”

 

“你们乐队那个吉他手妹子不是追着他跑了一个月么,要有女朋友人家早就出来砍她了。”

 

恩,跟想象的差不多。

 

冷静下来的黑尾最终还是没有克制住自己那颗蠢蠢欲动的心,暗搓搓地上线敲赤苇,毫不迂回地就开始询问有关月岛的消息。

 

“ 前辈你是认真的么。没想到前辈你竟然是一个看脸的深柜。”

 

“ 我怎么听出了些拐弯抹角骂我的味道= = ”

 

“ 并没有,前辈你多虑了\微笑\微笑”

 

“ 而且我并没有说我是同性恋啊,”黑尾打字强调,“我只是对月有感觉而已。”

 

“ 这么快就开始叫月了请问前辈您的自信是从哪来的\微笑\微笑\微笑”

 

“…….赤苇你这种护犊子的感觉让我好害怕。”

 

“ 不忍心看猪拱白菜罢了。”

 

…..靠。

 

“那…….”

“ 笨蛋黑猫!!我和赤苇好不容易才碰一次头你就不要再缠着赤苇陪你聊月岛了!!\愤怒\愤怒\愤怒”

 

和赤苇的对话框画风突变。

 

啊,木兔那小子。

 

黑尾无奈地手机放下,把自己摔进沙发里。回想手碰到玻璃上月岛镜像那坚硬的触感,有些不甘心地撇了撇了嘴。

 

要是真能碰到脸多好。

 

黑尾觉得自己已经有些魔愣了,鬼使神差地又拿起手机,反应过来时,消息已经发出去了。

 

对话框里静静显示着几个字:

 

“他笑起来一定更好看吧?”


 

TBC

老黑,有色心也要有色胆啊XDDDDDD

赤苇和月岛是同一个系的前辈后辈。老黑和赤苇木兔是在国内的好朋友后来一起出国留学路ww

以后文中可能有少量兔赤

【1】忘记出处了 应该是胡兰成描述初次读张爱玲的文章

感谢观看 鞠躬

评论 ( 12 )
热度 ( 96 )

© 李四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