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四瓜

可叫瓜瓜或机机 十分想要小伙伴一起玩( p′︵‵。)

黑月\兔赤\杂食(*σ´∀`)σ

寄给你全宇宙的爱和自太古至永劫的思念

[HQ!!黑月] 君じゃなきゃダメみたい④

13.

* 已二更 欢迎补看

*  如有ooc请指出 

* 前文请戳头像




人生真是处处充满无法意料的插曲。

 

比如黑尾铁朗,上一秒还在惊慌中思考要如何解释自己乱飘的目光,现在他就已经和月岛在同一把伞下了。天堂和地域轮番走一遭,黑尾在心中默默感叹了一下,并且祈祷这种跳楼机般的剧情近期还是不要再让他出演了。

 

雨已经有了收尾的迹象,黑尾和月岛在一方小小的庇佑下走得不急不慢。伞其实不大,月岛纤瘦了一些,才勉勉强强可以再塞下一个黑尾。黑尾先前被自己的做贼心虚吓得够呛,如今和月岛挨得近,却是一点偷偷打量的心思都没有了,视线正直地盯着路,余光都不敢乱瞥。

 

两个人就这样默默走着,一句无营养闲聊都没有。黑尾大概知道月岛的性子,不过随意地借了伞下的一块地方给有些落魄的同校前辈,是连萍水相逢都算不上的关系,月岛自然是不会花什么心思去客套的。从面包店到学校,左右300米的距离,这么短的交集,确实也不需要用自我介绍去丰富。

 

黑尾心下又叹了口气,想来他也不是什么怕生的人,平时应酬他人的时候也是八面玲珑的一把好手,眼下对着月岛,连一句“今天天气真烦人啊哈哈哈哈”的无脑聊天金句都说不出来,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爱情使人怂货啊。黑尾在心里恶狠狠地说。

 

300米的路程短得不像话,要不是因为下雨,也许还能更短一些。学校大门靠近医学院,但是和经济学院还有一大段路程,好在学校里有校内公车。月岛尽职地将黑尾送到了公车站,侧过脸礼貌地想和黑尾道个别,却直直撞上了黑尾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

 

“前辈,到了。”月岛愣了愣,但还是礼貌地开口。

 

“嗯嗯嗯到了到了,哎学弟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蹭了你的伞我还不知道怎么办呢,我包里装着那娇气的笔记本呢要是淋了雨估计就要拿去修了。你知道我们金融系那个教授也是出了名的暴脾气我要是交不上报告估计这个学期学分别想要了到时候估计还得重修一年不能毕业……”黑尾絮絮叨叨一大堆,终于能光明正大地和月岛对话了。他欣喜地发现月岛没有对他无营养的聊天产生什么疑惑的神情,反倒是一直和他对视着,认真地侧着脸在听他说话。黑尾不知怎的突然间就有了不怂的坚定信念和上刀山下火海都不后退的勇气,脑子一抽,伸手就拦过月岛的肩,开口道:

 

“…你帮我这么大的忙,哥请你吃个饭呗?”

 


 

14.

 

话音刚落,黑尾就想抽自己一嘴巴子。

 

这是什么欠揍的语气?这只不听使唤的手是怎么回事?活脱脱一个流氓堵住了某高校校花强行要和别人双修啊!

 

黑尾感觉自己快要绷不住脸上的表情了。想到自己即将在月岛心里树立起“无赖的学长”一类的形象黑尾就觉得欲哭无泪,连一会被拒绝的悲痛都忽略不计了。

 

他有些悻悻地想把手从月岛的肩上挪下来,侧过脸的瞬间却看见月岛嘴角的一点点弧度。不是黑尾意料中那种略带嘲讽的表情,月岛眼里带着明显的笑意,眉眼弯弯的,透出些狡黠的孩子气来。

 

黑尾心下又是一动。

 

“吃饭倒是不必了,不过前辈可以请我吃点别的。”

 

“草莓蛋糕卷?”黑尾想起月岛手上那个袋子。

 

“可以。”月岛又楞了一下,大概是没有想到黑尾能直接说出他的偏爱。

 

“黑尾铁朗,国际金融专业。”黑尾马上把握住了机会自报家门。

 

“…月岛萤,临床医学。”月岛朝黑尾点了点头,“那我先走了,前辈在这等一会吧,车应该一会就到了。”

 

黑尾遗憾,但没有什么可以强留的理由,只好故作潇洒地和月岛挥了挥手。月岛撑起伞,重新走回雨幕中。黑尾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忽然发现月岛衬衣的左肩角软趴趴地贴在皮肤上。黑尾感受到自己手臂上有些凉意,他刚刚挽了挽月岛的肩,沾了薄薄的水层。

 

月岛已经渐渐走远了。校道旁种着高大的法国梧桐,盛夏里将天空掩盖成浓墨重彩的绿色。黑尾看着月岛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林荫的背景里,似从梦中来的人,如今又要离去。

 

很多很多年以后,黑尾还是会想起这一幕。这真的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夏天,他和心悦的人走在同一把伞下,他们本毫无交集,所以一路上沉默不语。他以为这就是他和月岛之间最大的缘分了,却不知道头顶上的伞稍稍倾斜了角度。最后分别的时候黑尾才发现月岛湿透的肩膀,雨水掷地有声,每一颗都打在黑尾心上。

 

此时正在自己厨房解决早餐问题的赤苇收到了一条来自黑尾的消息,是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一个他熟悉的背影,打着伞走在校道上,仿佛被盛大的绿荫包容。照片竟然意外地拍得好,构图和曝光都处理地恰到好处,像一个悠长而甜美的梦境,引诱人沉溺其中不愿清醒。

 

赤苇腾出一只手刚想回复调侃,问黑尾的直男拍照技术怎么突飞猛进之时,手机猛然一抖,新消息就这样跳进他的视线——

 

“我觉得这样的他啊,这辈子不会再遇见第二个了。”

 

 

15.

 

感情并不是非得热烈地迸发才会显得庄重。有些无法述说的情感,会因千百次在心中雕琢打磨而深刻,自此拥有醇厚的馨香,而后一生,经久不散。

 

黑尾想起一日他闲来无趣,随手在自助书亭借了一本书消遣。那书是中国一位散文家的随笔,内容简单,适合打发时间。没想到在书的首章就是一封缱绻的情书,文人用他骄傲的笔,一字一句写下他对妻子的无限爱恋。那一段话俏皮活泼,将简简单单的一见钟情写得不同寻常,黑尾觉得新奇,默读好几遍,然后就将它记在了心里。

 

后来他遇见了月岛,想起了那段他欣赏不已的文字,不由得惊叹它的深刻逼真。

 

黑尾无论如何都想将这种心情传达给月岛,他想了很久,于是将这段话誊抄在一张卡片上,托付给了他的一位直系学妹——谷地仁花。他打听到月岛和谷地租住的房子十分靠近。这位同样来自日本的学妹有幸成为了第三个知道黑尾暗恋恋情的人,当下就被吓得不轻。好在缓过来以后还是很仗义地决定帮忙了,并且发誓绝对保密。

 

那段时间黑尾觉得生活甚是有趣,他拜托谷地送去的卡片没有被退回,每天都能在这一点满足中积攒一点面对月岛的信心。黑尾突然觉得暗恋其实也不算太辛苦,人能拥有如此感情充沛的时光实在不多,而他可以这样一点一滴地全部花费在月岛身上,却也是一件教人感到辛运的事情。

 

那时候日本国内风靡着一部名叫月刊少女野崎君的番,黑尾有舍友不遗余力地追着。黑尾在宿舍的时候听过几次OP,瞬间就被抓住了耳朵。那首叫 君じゃなきゃダメみたい的歌完美符合了黑尾的现状,他喜欢得不行,走在路上都要不自觉地哼哼旋律。


 “你的眼睛还没掉转来望我,只起了一个势,我早惊乱得同一只听到弹弓弦子响中的小雀了。我是这样怕与你灵魂接触,因为你太美丽了的缘故。“


这是黑尾写给月岛的第一张卡片。


如今他觉得,这细水长流的感情,总是到了该迸发的那一天。



TBC





努力填坑才是正道啊!!!【你怎么好意思??】

来猜猜黑为前辈要搞什么事情w

感谢看到这里和小红手 鞠躬




评论 ( 6 )
热度 ( 38 )

© 李四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