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四瓜

练习为乐但是怕熟人

[HQ!!及岩]他和他 上

[HQ!!及岩] 他和他(上)

*流水账

*私设颇多

*实在是太喜欢及岩了所以脑补了他们的一生

 

【及岩】他和他

 

一岁。及川和岩泉第一次见面。及川的母亲作为新搬来的邻居带着及川登门拜访,两个年纪相仿的孩子被安置在软沙发上。及川好奇地盯着岩泉圆滚滚的脸,猝不及防伸出手掐了一把。小孩子不知轻重,两位母亲惊慌地看着疼出泪花的岩泉。岩泉咧了咧嘴,没哭出声,带着红红的眼圈毫不犹豫地朝及川扑过去,抓起那只掐他的手狠狠地就咬了一口。


 

两岁。及川和岩泉上了同一所幼稚园。开学第一天,岩泉的母亲打趣地让及川多多关照岩泉,小小的及川郑重地点了点头,从隔壁家阿姨手里接过岩泉的手掌。我会照顾好阿一的。及川胸有成竹地说。他紧紧握着岩泉的手,活脱脱一位守护公主的骑士。

 


四岁。及川和岩泉两家人到寺中祈福。及川在心愿牌上歪歪扭扭地写下了“永远和阿一在一起”的字样。他歪过头去看岩泉的木牌,只看到写了“拥有一只帅气的独角仙”十个大字。及川觉得很委屈,回家的路上愣是没有理会岩泉,一个人蹲在位子上发脾气。其实他没有看见,那十个大字旁边还有一行被挤得很可怜的文字,很丑,很难辨认,写的是“最好还有一个很帅的阿彻”。

 


六岁。及川和岩泉同时迷上了硬邦邦的排球。开始课后训练的第一天及川毫无悬念地在垫球这一环节上吃了瘪。颠起来的球不听使唤,三番五次地砸在他头上。岩泉在一旁不留情面地大笑。天渐渐黑了,两个人害怕归家太迟被责骂,岩泉拉着及川的手就往家的方向跑。他们一边跑,路灯一盏盏亮起来,好像世界因为此而有了光亮。

 


八岁。及川和岩泉如愿以偿进入了少年宫的排球训练营。及川叽叽喳喳地和岩泉说以后要成为最优秀的二传。小岩!我要给你传出最好的球!及川充满气势。知道了,手不要乱动。岩泉皱着眉头给及川的手指裹上绷带。我也会把你传来的每一个球都扣死的。岩泉突然抬头盯着及川认真地说。及川愣了愣,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他的小岩耀眼得不像话。

 


十岁。及川和岩泉都发现了最能吸引自己的美食。及川热爱牛奶面包,岩泉钟情于炸豆腐。岩泉生日的前夕及川神神秘秘地说要给岩泉一个惊喜。岩泉生日当天中午及川领着岩泉在校门口领了外卖,一百块炸豆腐。两个人蹲在树下拼命地塞,吃得及川直喊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炸豆腐。岩泉一边吃一边骂及川笨蛋蠢货。即使这样岩泉还是冒着生命危险把最后一块豆腐塞进嘴里。他知道这顿惊喜起码花了及川一个月的零花钱,而这笔钱,及川本应该拿去卖一副新的护膝。

 


十二岁。及川和岩泉一同考入了北川第一中学。两个人穿着周正的校服,本应该端端正正地站在校门口照一张相。不料及川偷偷在岩泉脑袋上比剪刀手的行为暴露,岩泉佯怒想要踹过去。咔嚓一声,相片定格。照片上岩泉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而及川笑得一脸狡黠。

 


十三岁。及川发现自己最近偷偷看岩泉的次数多了起来。比如刚刚上国文课的时候,及川就一直盯着斜前方的岩泉。岩泉被老师点起来回答朗读课文,还没有进入变声期的他声音清亮。盛夏,窗外的蝉声杂乱。烦死了,及川想,为什么要打扰我听小岩念书?

 


十四岁。长开了的及川越发受女生欢迎了。而岩泉也渐渐习惯了有女生找他只是为了让他帮递情书这件事情。可是近来他越发的不情愿了,但良好的教养并不允许他粗鲁地拒绝女生。及川总是喜欢拿这些情书炫耀,还会用特别欠揍地语气说,不会吧,小岩,你到现在还没收到过情书啊?次次都逼得岩泉用头槌教他做人。都怪垃圾川太欠揍。岩泉气鼓鼓地想。然后偷偷地把心里那一点点不一样的感觉藏得更深。

 


十五岁。及川和岩泉再一次被拦在了全国大赛的门外。他们在会场一边流泪一边鼓掌,看着牛岛若利接过了县冠军的奖杯。牛若,等着吧,我一定会打倒你的。及川抽着鼻涕,咬牙切齿。不是你,是我们。岩泉也在一边擦眼泪抹鼻涕,声音不大,但一字一字全都砸在及川心里。

 


十六岁。岩泉已经熟练掌握了十几种不同的对及川的打骂方式以应对及川的花样作死。排球队的队友看不下去了,都劝及川老实点,不要每天都惹岩泉揍他。啧啧,你们懂什么,我们这叫打是亲骂是爱。来来来偷偷告诉你们,小岩其实被下了一个诅咒,每天都得揍别人一顿才能正常。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及川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没发现对面花卷突然滑稽的表情。哦,我一天不揍人就不爽是吧。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及川颤巍巍地回头,发现岩泉笑着活动着手指关节。

 


十七岁。及川收到的情书越来越多,也发明了新的作妖方式。他笑嘻嘻地打开一封情书,把亲爱的及川君改成岩泉君,声情并茂地朗诵。好好的一封情书,被他夸张的语气弄得不伦不类。他本以为岩泉这次又要用拳头揍他了,没想到岩泉只是盯着他看了一会,叹了口气,说,垃圾川,这好歹是那些女孩子的心意啊,你不喜欢就算了,也不用这样糟蹋。那如果这封情书是给你的呢,小岩。及川突然凑到岩泉眼前,盯着他的眼睛问。及川靠得太近,说话的时候鼻息都扑在岩泉脸上,岩泉突然就红了脸,从牙缝里憋出一个滚,挤开及川一个人快步往前走去。及川在后面笑了笑,手上却用力将口袋里的一个信封揉成团。那是刚刚同班的一个女生红着脸拜托他交给岩泉的。及川把那团粉红色的纸和他刚刚念的那封情书揉在一起,路过垃圾桶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扔了进去。

 


十八岁。校园祭排球社自编自导了一场话剧。及川扮演威风凛凛的魔王,而岩泉就是前去讨伐的英勇骑士。话剧的最后应该是魔王与骑士英雄相惜,一番缠斗后相约再战。奈何岩泉穿着沉重的盔甲有些勉强,在最后一场打戏中不慎跌倒,直直把及川大魔王压在了身下。会场里,女生发出尖叫,男生意味深长地起哄。导演松川机智地让帷幕落下,留下一片遐想。喂,小岩,演完啦,快从我身上下来啊。及川有些苦恼地戳了戳正在发呆的岩泉的脸。岩泉居高临下地看着及川,镁光灯的热度让身穿戏服的他脸上都有一层薄薄的汗珠。及川微微眯着眼看他,神色慵懒。灯光下的阴影让及川的轮廓更加分明,面若刀削斧砍般英俊。岩泉没有动,但心脏却剧烈跳动着,震耳欲聋。

 


十九岁。及川录取东大体育系,岩泉放弃职业排球的道路,复读备战高考。及川的聒噪由身边转为手机里,岩泉的日常是开着电话免提刷题,不得不说这样很影响学习效率。无可奈何的岩泉有一日吐槽及川像没断奶的孩子,却没想到之后接连一个星期没有接到及川的电话。垃圾川,小气鬼。岩泉生气地想,变扭地坚持着不给及川打电话。第八天快要结束的时候,岩泉终于接到了及川的电话。接通后的及川絮絮叨叨说了一箩筐,仿佛要七天没说完的话说完。原来排球队被拉去深山老林里集训,通讯工具一概不许使用。夜深了,街道陷入睡眠,而及川那边突然也陷入沉默。小岩,我很想你。岩泉刚想开口的时候,及川再次出声,带着浓浓的疲倦。岩泉一愣,下意识地看了下日历,他和及川已经有半年未见了。十九年来他们未曾分离过这么久。嗯,等我。岩泉一边回应一边翻开日本史,语气坚定。



二十岁。岩泉终于如愿考上了东京工业大学,接到通知书的那天及川比他还要激动。电视频里的及川叽叽喳喳地跟岩泉说着东京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活像诱拐小朋友的大灰狼。真好啊,终于又能和小岩在一起了。及川在视频那边感叹了一声。视频通话的像素并不好,所以及川没有看见岩泉发红的耳根。


评论 ( 8 )
热度 ( 37 )

© 李四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