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四瓜

世界拖更锦标赛三连冠

【HQ!!黑月】Hunter and Prey(上)



*前方ooc预警
*很随意的设定 只是想写互撩的黑月
*情人节快乐呀w








01


黑尾和月岛第一次见面的场景,确实有那么一点英雄救美的味道。那夜音驹刚刚和乌野为了一批走私的军火进行了一场火拼,黑尾事前显然有些低估了这个一直被他们打压的没落帮会,吃了些亏,货是保住了,但也不得不在对方凶狠的攻势下狼狈逃走,带着一身血气和憋屈回到了自己的酒吧。刚踏进去,就看见一个醉鬼站在吧台边上,骂骂咧咧地想要将里面的调酒师拽出来。黑尾眯着眼睛瞧见了调酒师那纤瘦的身材,冷哼一声,走上前去,一个凶狠的手刀就把醉汉劈昏过去,不过瘾似地又往那人脸上碾了几脚,将在乌野那受的窝囊气一股脑全撒了出来。


晕过去的醉汉被随后赶来的安保人员拖着离开了吧台。黑尾原本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一来他在道上混了很久,这点手段跟闹着玩似的,二来坏人当多了,也没指望能得句感谢。他琢磨着那调酒师脸生得很,估计是新来的,正想安慰对方几句,就突然听见了一句微乎其微的冷哼。黑尾突然觉得自己大概是刚刚肾上腺素飙升有些影响神志了,竟然觉得那冷哼像猫爪子一样,挠得他心里一阵酥麻。


黑尾抬起头,就看见月岛站直了身子在整理刚刚被醉汉拽拉变形的衬衣领口。月岛站得很直,颀长的脖颈稍稍歪着,雪白的肌肤让人遐想。黑尾的目光追逐着他整理衣服的手,一抬眼,正好对上月岛的眼神。月岛的下颚微抬着,眼角下垂,居高临下似的看着黑尾。黑尾看见月岛嘴角弯了弯,勾起了一个略带嘲讽的笑容,仿佛在嘲笑快要上钩的猎物。黑尾突然就清醒过来,内心唾弃自己的色令君昏。他决定反击。于是黑尾也朝月岛露出一个痞里痞气的笑,放肆地打量着他,最终目光落在他雪白的颈上,轻佻地吹了声口哨。


还好,掰回一局。黑尾想。



02


酒吧坐落在城市边缘的一个普通街区,平时来客不多不少,大都是赶路的人经停歇脚。但这也不过是一个幌子——酒吧地底下有一个庞大的赌场,那是音驹的根据地之一。来此的都是东京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在这享受赌桌上征战杀伐的快感——当然也顺便和黑帮合作一些生意,一些违法的、背德的、不见天日的交易。凭着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网,音驹在东京站得异常得稳且日益坐大。黑尾刚刚接手音驹的时候,确实也喜欢那种在赌桌和人对峙的感觉,只是这几年在权力的巅峰坐久了,整个人开始懒散下来,赌场交由精明能干的部下管理,自己反倒开始折腾这家小酒吧。


酒吧里知晓黑尾真实身份的只有店长一人,店长了解他喝酒的习惯和品味。只是今天送来的却不是他平时里常喝的Absolut Vodka,而是一杯已经点燃的B-52鸡尾酒。黑尾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端着酒走到吧台,月岛在那不紧不慢地摇着调酒壶,看见黑尾,只是抬了一下眼皮,并不搭理他。黑尾当着月岛的面将那杯鸡尾酒一饮而尽,B-52鸡尾酒特有的冰热交融的口感下咽后让黑尾止不住咳嗽起来,他故意咳得很大声,终于让月岛忍受不了他的聒噪。



“感谢。”月岛抬起头,指了指黑尾手中的空杯子,“真是可惜它被糟蹋了。”



“这样吗。”黑尾故作惊讶,假装不敢置信地开口,“我还以为你嫌我多管闲事呢。”他用手肘撑着吧台,将小半个身子全凑到月岛面前,“不过你用酒吧的酒来感谢我,这对老板我来说,不大公平吧?”



语毕,黑尾得偿所愿地在月岛脸上看到一丝窘迫,他饶有兴趣地盯着月岛,表情却装作一丝委屈和无辜。月岛果然被他的表情欺骗了,他别扭地移开视线,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最后才磨磨蹭蹭地开口,邀请黑尾等他下班后一起去吃夜宵。


“成。那恭敬不如从命了。”黑尾不再为难他,他深谙捕猎的法则,步步紧逼只会让猎物更加警觉。于是他礼貌地退出月岛的防护范围,做出一副老实的样子,“你可千万不要放我的鸽子啊。”



03



零点,黑尾等到了月岛下班。他在月岛的带领下来到了港口附近的烧烤摊,恰逢渔船回港,新鲜的活鱼被第一时间送到了食客的餐桌上。月岛点了碳烤秋刀鱼和甜咖喱。两个人都有些饿,夜宵上来后都没再客气。



“对了…还没自我介绍呢,嘶,我叫黑尾铁朗。”在碳火上被烤得直冒油的秋刀鱼鲜香可口,黑尾顾不得烫依旧要享受美味。



“月岛萤。”月岛也在专注于眼前的食物,回答言简意赅。



“…萤?”黑尾有些疑惑地重复。他有限的文字知识并不能让他识别出这个发音。于是他不出意料地得到了月岛的一个白眼。正有些尴尬,月岛却突然伸出手将他的左手掌心拉了出来,修长的食指开始在他的掌心比划。黑尾呆滞了一下,只感觉掌心的触感直抵心脏,像是触电一样让人心悸。



月岛抬起头的瞬间看见黑尾呆滞的神情,以为他还是不懂,动作更慢了下来,一笔一划写得很仔细。店里的灯光照得月岛的侧脸红润喜人,黑尾盯着看了好久,喉间突生渴意。



秀色可餐,大概说的这就是这种人吧。黑尾想。



手心上简单的笔画被重复了四五遍,末了月岛还善意地提醒黑尾不要忘记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又是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像带着面具的猎人等待猎物上钩。黑尾又觉得自己被牵着鼻子跑了,他不能坐以待毙。于是黑尾一把抓住了在他手心作乱的手,紧紧地握着。调酒师的手纤长且骨节分明,黑尾有些暧昧地摩挲着月岛的手,摸到了食指腹和虎口一层薄薄的茧。月岛显然被这个越界的行为吓到了,身子一僵,好几秒后才故作镇定地甩开黑尾这只轻薄的手。



黑尾觉得这样的月岛真是太有趣了——



“萤吗,真是个好名字。”黑尾看见月岛略微发红的耳根,内心更加愉悦,“我不会忘记的。”



毕竟是一个少有的能引起自己注意的人呢。


04



最近道上不太平,那夜音驹和乌野的枪战引起了一阵骚动,黑白两道似乎都知道了音驹走私了一批价格不菲的商品。搜查的风头越来越紧,音驹急于将商品出手,奈何原来谈好价格的买方开始反悔,谈判陷入僵局。更糟的是其他帮会似乎也想来分一杯羹。几日来音驹众人严阵以待,货和买家两边盯,黑尾更是直接扎在酒吧里,防止自己的老巢出幺蛾子。



酒吧里是倒班制,月岛的上班时间不等,可是他似乎一点也不好奇每天都能在酒吧里看见黑尾。黑尾觉得月岛对他态度是有些不同的,虽然讲话从来都不怎么客气——他当然能在月岛的态度里读出一点对他的好感,所以黑尾很放心,并且肆无忌惮的在月岛上班的时候缠着他。每天都被困在同一个地方是很无趣的,还好这里有一只有趣的猎物。



酒吧的来客其实不多,所以在月岛不忙的时候,就被黑尾缠得理所当然。黑尾藏了点私心,虽然他觉得月岛很通透,知道他是混黑道的人,但身份地位如何黑尾却不打算点明。他心里总有些感觉,隐隐不安。两个人在闲暇时间天南海北地聊,黑尾知道了有关月岛的很多事情,但大多点到为止。月岛所描述的人生确实跟他想象的差不多,从小一帆风顺,学习优异考入重点大学,假期为多赚些零用钱而出来打工。不过令黑尾惊讶的是月岛竟然是校排球队的,位置是副攻手。那次他们聊了很多,聊队友,聊对手,聊比赛,聊拦网的战术。黑尾在没有跑到道上混的时候在校排球队也有过这样的日子,他透过月岛一下子全回忆了起来。



老实说黑尾觉得和月岛的相处很舒服,月岛调出的酒意外地符合他的口味。要不是形势紧张,他确实很想约月岛去打一场比赛什么的,或者看一场电影。总好过在这里虚度时光。



只不过现在他也确实只能想想了——因为黑尾已经没什么精力了。他连续五天没有好好休息,心血全耗在了和黑白两道的周旋上,能支撑到现在全靠咖啡因和意志力。他现在坐在吧台上,看着月岛的背影发呆,手中提神的雪茄险些烧到手。



“...注意点,”月岛眼疾手快地从黑尾手中夺下雪茄,皱着眉头把它移开,他盯着黑尾两个发黑的眼圈,叹了一口气,“黑尾先生,你是想猝死在这,顺便再影响自己酒吧的生意吗。”



“没办法啊,老板压榨员工,要钱不要命。”黑尾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整个人毫无形象地趴在吧台上,抬着头看着月岛,又笑嘻嘻的,“月月你是在担心我吗?”



“没有人担心你,还有,不要叫我月月。”月岛无奈地说。



于是黑尾开始耍赖,“黑尾铁朗累死啦,要月岛萤亲亲才能复活。”他夸张地喊了好几声,吵得周围的客人都转过头来看他。黑尾心想糟糕,月岛脸皮这么薄,这回又要不理他了。他赶忙抬起身子,却看见月岛点燃了他剩下的半截烟,恍神间,月岛凑上来,口中的烟雾轻喷在黑尾脸上。黑尾呆住了,烟雾缭绕间他看不清月岛的脸。烟草味缭绕在他四周,他似乎还闻到了月岛身上的味道。



“回去休息吧,黑尾先生。”黑尾听见月岛说。突然风衣胸前的口袋被塞进了什么东西,黑尾拿出来看,是一小瓶补充血糖的功能饮料。



完了,老屋子起火了。黑尾想。




05

店长以为自己当家的谈恋爱了。以前黑尾虽然也经常来酒吧,但一般都是静静地呆着,现在基本就是腆着脸缠着新招来的调酒师。但很明显别人对他不冷不热的。店长觉得这样不行,音驹的老大必须干架泡妹(仔)样样精通,于是他决定要给自家当家的刷一下好感度。



所以当黑尾例行巡查结束回到酒吧时,就发现店长很热络地给月岛说着什么。黑尾有些尴尬地咳嗽一声,店长发现他回来以后就很识趣地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还给了黑尾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月月,他…没跟你说什么吧?”黑尾有些紧张地盯着月岛,他不知道那个满嘴跑火车的下属有没有说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跟我说,黑尾先生虽然有时有些脱线,但还算是一个很靠谱的人。”月岛似乎也被烦的够呛,揉着额头语气不善。



“哦,就这些?”黑尾微微松了一口气,顺手给自己到了一杯水。



“他还说,黑尾前辈无论是作为恋爱对象还是结婚对象,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让我好好考虑一下。”



黑尾闻言吓得手一抖,水悉数洒在吧台上。



他抬起头,又看见月岛那种狐狸一样的笑容,带着捉弄得逞后的一丝得意。黑尾想,这该死的、烦人的暧昧期总算要过去了。于是他凑上前去,凑到月岛耳边,“那月月你觉得呢?”



月岛耸了耸肩,拿起桌上的酒抵在黑尾胸前。他又站直了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黑尾,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一样。



“这就要看黑尾先生的本事了。”



06



两个人拥吻着,直接撞开了休息室的门,里面有一张黑尾前几日安置的床。两个人顺势滚到床上,吻得更激烈,黑尾唇齿间全是伏特加那股刺激的味道。黑尾不知道是不是酒精还有壮胆的作用,明显吻技生涩的月岛现在发了狠地要和他较劲,纠缠至极。



月岛被黑尾压在身下,还有一只不安分的手轻抚他精瘦的腰。黑尾喘息着离开月岛,他的目光落在雪白的颈上。那里散发着诱人的气息,诱惑他咬下去。



突然手机疯狂地震动起来,黑尾从情欲中清醒,他迅速接起手机,只听见山本在那边吼到:



“老大,乌野他们发现藏货的地方了!”



黑尾一愣,身下的人却突然动作,月岛翻身将黑尾压在身下,他跨坐在黑尾胯上,脸上还残存着刚刚亲吻留下的潮红。他学着黑尾不安分的手,抓着黑尾的下巴逼着他看向自己,脸上尽是黑尾熟悉的笑容。



月岛微微喘息着,俯视着黑尾,开口道。



“……我和货,你要哪个呢?”



“黑尾先生?”



TBC










下篇已产出!!指路我们家云影太太 @云影凉薄 

这是谋划(??)已久的情人节联文ww 祝大家大家情人节愉快!!

下篇有惊喜✌🏻

评论 ( 14 )
热度 ( 99 )

© 李四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