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四瓜

可叫瓜瓜或机机 十分想要小伙伴一起玩( p′︵‵。)

黑月\兔赤\杂食(*σ´∀`)σ

寄给你全宇宙的爱和自太古至永劫的思念

[排球][阿吽] 电火花

LucFy 幽暗城二楼:

6k字短篇已完结


* 及川彻和“虚拟的”岩泉一 


————


 


“好吵……”  及川拼命把头埋进被子里,“小岩快关掉……”


 


随之而来的是响得变本加厉的闹铃声,以及“你想迟到吗磨蹭川!”的大吼。


 


“啊啊够了!知道了嘛!”


 


他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来,揉着眼睛走进浴室。浴室的灯已经亮着,而响个不停的闹钟也迅速地被掐掉了。等到他洗好脸出来,咖啡机正在煮咖啡,面包机上也正好弹出两片烤好的面包。食物的香气让他稍微清醒了点。


 


“诶,本来今天早上想喝牛奶的……”经过冰箱时他想起昨天才买好的牛奶,忍不住嘟囔了一句。结果冰箱门突然弹开,正好砸到他的额头。


 


“好痛!小岩每次都这样!真过分!”


 


“我还可以用烤箱门做同样的事,要试试吗?”


 


“才不要呢——”


 


及川捂着脸端走刚煮好的咖啡,此时房间中岩泉的全息影像正朝他摆出一个胜利的手势。


 


————


 


小岩——岩泉一,是他家里的家用人工智能。


 


这种放在十几年前还十分新奇的玩意,在他上初中时已经是许多家庭里必备的东西了。设备可以连入家里任何电器并帮助人来操控他们,而随着这几年AI技术的发展,现在设备中也集成了高智能的AI,甚至配备了全息投影系统、摄像头、音响以及传感器,模拟效果就像家里有一个真实存在的管家似的。


 


当及川加入北川第一的排球部后,因为要参加部活,家又离得很远,他的父母就给他在学校附近租了个公寓,智能设备也是他们给独居的他配备的。他升入青叶城西后,这个公寓和AI也一直沿用下来。只不过他的父母出于某些方面的考虑,特地给他挑选了一个男性AI而不是女性的——大概是为了让青春期的男孩子不要乱想。


 


及川记得当时他还有点不高兴,在初始化AI的时候赌气似的把所有数据都设置成了随机生成,包括性格参数,结果就是岩泉对他这个所谓的“主人”格外没耐性还十分吹毛求疵。初中时他出于想逗岩泉玩的心态,故意叫他小岩,到最后反而连自己都习惯了。


 


说习惯其实不太对,他现在应该是挺喜欢这个像哥们一样和自己待在一起好几年的家伙——不,是非常喜欢。


 


————


 


而且岩泉所能做的远不止如此。


 


比如上课的时候他就经常偷偷拿出手机给岩泉发消息。


 


「小岩~我的古文课本是不是忘在家里了~」


 


「在书架上,白痴川。而且现在不是在上课吗,好好听课啊你这家伙。」


 


其实我根本就没打算带,他想,不然就没有借口给小岩发消息了。


 


「因为没带书嘛——小岩来陪我聊天好不好!」


 


「不好。」


 


这种时候就回复的这么快——及川有点不爽地嘟起嘴,不过倒是完全没受到打击似的继续回复:「小岩在做什么?」


 


「整理录像。


昨天在东京的比赛不是刚打完吗,有几场还挺精彩的。」


 


「!!好想现在就回家看!」


 


所以说小岩能做的远不止如此而已。AI也能接入电脑和手机,于是他上课无聊的时候就会找岩泉聊天——虽然和一个AI聊天听上去挺蠢的,但他毕竟不是完全由程序设定出来的,而是有很高的自我思考能力,实际上和真人说话没有什么区别。而且因为他喜欢排球的缘故,岩泉也在空闲时自主学习了许多排球相关的知识,论分析排球比赛甚至还要比及川厉害一点。


 


回家吃完饭后他就和岩泉一起看比赛视频去了。每当这时及川总会感慨岩泉是一个和看上去完全不同的、细致而温柔的“人”。虽然总会骂他熬夜看视频或是太沉迷于排球,但每次都会陪着他看(这可能是作为AI的职责),也会帮他剪辑好比赛视频,精彩的镜头还会特别标注——作为一个AI实在是太过优秀了。


 


“啊,真想试试这么做!”及川回味着刚才视频中二传手精妙的假动作,“要是家里也能练传球就好了……”


 


“可以的吧。”岩泉说。


 


“咦,小岩学会开玩笑了么?”


 


他已经可以想象岩泉下一句就是“揍你啊。”,但等了好久都没有听到这句意料之中的话。


 


“……小岩?”


 


“你、试试——”AI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就好像因为紧张而说话不利索的人似的,“把排球扔到洗衣机上去。”


 


影像中的岩泉表情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于是及川依言将排球轻轻打了过去。球快落在洗衣机盖子上时盖子忽然弹起来,正好接到球——然后把它打到了玄关的屋顶,砸碎了上面的灯泡。


 


……?!


 


“啊!抱歉!!”


 


及川这才从诧异的状态中回过神来。他看看岩泉,发现他的影像正露出懊恼至极的神情,抱着脑袋蹲在地上,仿佛不是只砸坏了一个灯泡而是把什么人砸成重伤了似的。这时的岩泉比起一个AI更像是他球队里某个因为失误丢掉关键一分的球员,幸好作为主将的他比别人更善于应对这种情况。只是他口干舌燥地安慰了十几分钟才渐渐起了效果——他恐怕低估了“毁坏家中物品”对于一个功能是用来“帮助家庭”的AI的心理伤害,假设AI真的有心理的话。


 


“你亲爱的及川先生一点都没有生气哦!”他最后说。


 


“真的吗?”岩泉怀疑地看着他。


 


到底谁才是理亏的一方啊!不过岩泉看上去总算恢复正常了。“真的!”及川举手做投降状。


 


至少他没有说谎,他的确一点都不生气——事实上,他刚才甚至有一丝惊喜。岩泉的举动就好像……就好像他真的在和自己一起打排球一样。及川又仔细打量起岩泉的全息影像,虽说一开始他觉得这个随机生成的模样有点普通,可是看习惯了却也觉得十分顺眼,岩泉也很高,肤色比他稍微黑一点,身材看上去是很有力量的类型,如果他在自己的球队里的话一定是优秀的主攻手——不,一定是王牌吧。


 


可这是不可能的啊。想到这一点,他的鼻子有点发酸。


 


————


 


“别再吃了!你今天摄入的热量已经超标了!”


 


“喂,这种事情不用算的那么精确啦……”及川又塞了一块巧克力到嘴里,“小岩忘了吗,今天可是情人节哦!”


 


每到这一天及川都能收到许多饱含爱意的礼物——大部分是巧克力,也有不少是女生做的手作点心,通常保质期很短,美其名曰为了不辜负别人的心意,他只好在这几天内把它们都吃掉。及川还记得他第一次拿着一堆巧克力回来的时候把岩泉吓了一跳——那时候岩泉的资料库里似乎还没有情人节这个概念。


 


而现在岩泉已经淡定到可以坐在他面前看他吃巧克力了。虽然这个景象让及川有点吃独食的罪恶感——谁让AI没办法真的“吃”东西。


 


“太受欢迎也是烦恼啊~”他觉得嘴里甜的有点腻了。


 


“你去交个女朋友不就没这种事了吗,”岩泉不屑一顾地看着他,“还是说你这家伙太恶劣了根本没人想做你女朋友?”


 


“我好受伤!明明追我的女孩子那么多,小岩不用担心啦。”


 


“谁担心你了。”


 


及川把剩下的巧克力收到一边,心满意足地舔了舔嘴唇。“其实我也没什么时间谈恋爱啦。在学校大部分空闲时间都要打排球,回家还有小岩陪我——”


 


“你想谈恋爱也可以啊,”岩泉打断他的话,“带女朋友来家里玩也可以。让我开休眠模式就是了。”


 


休眠模式是每个AI都配有的,为了不让AI影响人正常生活而设置的功能。大部分家庭通常把AI设置在深夜的时候休眠,大概是出于睡觉时有个AI盯着自己会很不舒服吧。但及川从来没启动过这个功能,事实上他从没启用过任何限制AI权限的功能,岩泉可以随意访问他的电脑和手机,就连银行卡也可以使用。他不愿意把岩泉当成一个单纯的AI或是一段人为编写的程序看待,他甚至会在睡前和岩泉说晚安。


 


小岩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个,及川疑惑的想,而且他听出了岩泉话语里微小的不情愿。


 


“那样小岩不会寂寞吗?”他朝岩泉眨眨眼。


 


岩泉索性将头扭到一边。


 


就像害羞了一样——虽然及川知道,那个反应也许只是AI无法切实体会到什么叫“寂寞”。


 


他正想继续说什么,门铃突然响起来。门口的快递员递给他一个小包裹,收件人的地方的确印的是“及川彻”,但他不记得最近有订过什么东西。“是家里人寄来的吧……”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拆开包装,发现里面也是一盒巧克力,外表很普通,应该是超市中比较常见的那种。里面还附了一张纸片,上面只印了一行“情人节快乐”,而下面的落款是……


 


……岩泉一?!


 


“那个,你不是一直说情人节送巧克力是传统吗,我就试了下在网上订了一盒送过来——”岩泉慌忙解释,语速也比平时要快,“别生气!这个牌子很便宜!抱歉我不会再这么做了你别哭啊!”


 


“小岩在说什么啊……?”及川用手背抹了抹眼睛,才发现真的有温热的泪水在流出来。


 


小岩送他礼物了,他依然沉浸在这个冲击性的事实当中,他感觉自己的心跳正在加速,这是一种几乎全新的感受,和收到的其他礼物都不一样,比它们加在一起都要强烈——那不一样,小岩不是真实的人,但他凭借自己的意识做出了这样的举动,那不就和活生生的人差不多了吗吗——


 


及川的脸刷的一下就红透了。“是——是因为太开心了——”他想扑过去抱住岩泉,在那一瞬间他甚至忘记了他看到的岩泉只不过是一个全息影像,结果直接扑了个空,狠狠摔倒地上。


 


“你这蠢货干什么啊?!”


 


“我……我想给小岩一个回礼嘛!”


 


影响中的岩泉也脸红了:“果然还是很想揍你。”


 


“我已经摔得很疼了啊!说真的,小岩会不会因为殴打主人罪被起诉啊!”


 


“有这种罪吗?”岩泉忽然认真地问。


 


玩笑而已啊,及川叹了口气,就算真有他也不会这么做。这就是AI的毛病了,说到底岩泉最终还是会按照一定的程序设定去思考问题,尽管他会不断学习,也仍有理解不了的时候。


 


————


 


“锁门就麻烦及川前辈了!”一年级生在离开体育馆时冲他喊道。


 


“好的~路上小心哦~”


 


虽然说出口的话语仍然是轻松的口气,但他已经连续练习了很长时间了。春高预选赛已经临近,他必须得更努力一点才行。又练习了几个发球之后,及川打算稍微休息一会,这时他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奇怪……”


 


打排球的时候他通常都是开静音的,怎么会……


 


他从包里拿出手机划开屏幕,也没看到有电话或者短信的提示,过了一秒他的手机前置摄像头的指示灯突然亮起来,屏幕画面也变成了岩泉放大的脸——还是脸色十分恐怖的那种。


 


“iiiiiiiiwa-chan?”他吓得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你是白痴吗!都说了不要过度练习!”


 


他现在连汗都没来得及擦,这副模样肯定没法糊弄过去了。“抱歉抱歉——我这就回去嘛——”


 


“不许关掉手机。”


 


“好好……”及川只好去更衣室换衣服。他本来想多练习几次的,但就连这个念头也被岩泉看穿了。摄像头一直没有关闭,就好像岩泉刻意在监视他是否照做一样。


 


等他走出体育馆时天色已经黑了,他拿出耳机戴上,调整了一下麦克风的位置:“小岩?听得到吗?我在回家路上了哦!”


 


“记得买吃的回来,这么晚就别做饭了。”耳机里传来岩泉的声音。


 


“知道啦……话说这是小岩第一次在回家路上和我说话吧!要不要以后都这样?”


 


“不要。麻烦死了。”


 


“小岩不这么做的话人家就天天都训练到这么晚——”


 


手机在兜里剧烈的震动了一下。“你找死吗?”


 


“因为比赛马上就开始了嘛……”及川忽然想起一件事,赶忙掏出手机,“对了!小岩来看我比赛吧!”


 


“我怎么看啊,白痴川,”屏幕上的岩泉皱眉,“比赛的录像倒是可以。”


 


“这个啊,这个,”他指了指手机上的摄像头,“小岩可以通过手机摄像头看嘛!”


 


他越想越开心,最后忍不住边走边跳。“好想让小岩看到及川先生在赛场上的英姿啊!看到我们把对手一个一个打败!不管是乌野还是白鸟泽都一样!然后进军全国——!”


 


“真会说大话啊你。”


 


“小岩这种时候就不要泼冷水了……” 及川撅起嘴。


 


“——但是没问题的,你和你的队伍。”岩泉补充道。


 


啊。


 


他张大了嘴,却没有发出声音。他觉得他的心脏中充满了力量,一下一下有力地跳动着。还好路灯很昏暗,不然岩泉一定能通过摄像头看到他泛红的脸。


 


他可以做到的,不知为何他就是有这样的感觉。


 


————


 


只是及川没有想到,他给岩泉看的是一场失败。


 


在最后一球落地的瞬间,他内心似乎都没什么实感。列队,握手,感谢观众,这一切都很普通的完成了。他接过观众席上同学帮他拿着的手机,手机没有响动,也没有关机。


 


从坐上大巴车,到回到青城,他的队友什么都没说,岩泉也什么都没说。在体育馆他强打起精神安慰队友,最后还不甘心地又和他们几个打了场练习赛,整个过程中他都表现的很正常。直到独自一个人回家的时候,他才发觉那些失落感与遗憾根本没有消失,像夜色一样依然充斥在他周围,紧紧包裹着他。


 


打开家门,灯没有像往常一样亮起来。在这片黑暗中,他终于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抱着膝盖坐在地板上。


 


“别哭啊,你这家伙……”


 


灯亮了。他抬起头,看到岩泉的影像正跪坐在自己面前,脸上带着同样痛苦的表情。


 


“我才没哭……”及川咬了咬嘴唇,“就是……实在很难受啊……明明差一点就……”


 


“及川。把电热毯拿出来。”


 


“诶?虽说现在是冬天没错但是家里不是有暖桌了——”


 


“……拿出来就是。”岩泉突然强硬起来。


 


被这么打了下岔,他悲伤的情绪倒是消掉许多。及川一面思考这是不是岩泉独特的安慰人的方式,一面从柜子里把电热毯拿出来。虽然是几年前买的,但加热功能还是完好的,他将毯子披到身上,感觉毯子正在渐渐变暖,大概是岩泉的AI已经接入了。


 


“这个温度怎么样?”


 


“挺暖和……小岩?”


 


岩泉已经走到他面前,正在做一个拥抱的姿势。


 


“这个温度应该和人类的体温差不多吧,”岩泉不确定地说,他不存在的手臂环在及川的肩膀上,“你……实在想哭的话就好好哭吧,我在这里呢。”


 


“小岩……我……呜……”


 


他的泪水不受控制的从脸颊滑落。他开始嘶吼,他好像很久很久都没有这么大声的哭过了。小时候自己一个人玩耍的时候就算摔疼了也不会掉眼泪,因为没有人在旁边,初中以后就独居的他更不会随便掉眼泪。但是现在,他像是终于找到了什么依靠似得,抱着电热毯肆无忌惮的大哭起来。


 


————


 


“小岩~我今天拿到东京的大学推荐了!”一回到家,及川就高兴地宣布。


 


“恭喜你啊。”


 


“到时候就要搬到东京那边住了。”


 


“嗯。”


 


“会带小岩一起去的哦。”


 


“嗯。”


 


及川脸上的笑容终于挂不住了。“ 小岩好歹表现出一点惊喜啊? ”


 


“真的吗。太好了。非常感谢。”岩泉面无表情地回答。


 


“啊啊、小岩真过分。”


 


他放弃似的把书包丢到一边,开始给自己准备晚饭。岩泉站在一旁,时不时提醒他一句“少放点糖”或是“煮过头了”。只要想到这种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及川就会觉得十分满足。


 


“到大学也会和小岩一直在一起。”


 


“嗯。”


 


“也会继续打排球。”


 


“嗯。”


 


“小岩从刚开始就只会说嗯吗!”


 


“因为那些事情早就知道了吧。”


 


“说的也是——毕竟小岩是最了解我的人——”


 


“是啊。”岩泉咧开嘴笑了,“因为我一直都在看着你。”


 


然后他们聊了一晚上关于大学的话题。关于东京、关于他们可能租的新公寓、关于未来所有美好的设想。直到时钟指向十二点,岩泉才赶忙吼他去睡觉。


 


及川在床前的一个摄像头前挥了挥手,“这是小岩真正的眼睛吧?”他问,岩泉的影像点点头。屋子里装了好几个摄像头,是岩泉用来监控整个公寓的,而这是其中之一。


 


“谢谢哦。”他轻轻亲了下镜头,“一直以来真的非常感谢。”


 


“喂,怎么突然说这个……”


 


及川没有回答,他已经躺在床上,脑袋侧到一边,正好是朝向岩泉的方向。


 


“我多么希望小岩是真的啊。”他悄声说。


 


岩泉的表情开始变得困惑。他似乎不能理解什么是真的,又或者是,理解了却不能做出任何反应。他无论有多么像一个真实的人,他无论在数据库里扩充过多少知识,仍然不能改变他是AI的现实。


 


————


 


那晚及川做了一个梦。


 


在那个梦里,岩泉在用他自己的手臂而不是洗衣机盖接球,他们在同一个球队打球,岩泉是他引以为傲的王牌主攻手,他了解及川就像了解他自己,他知道及川会托什么样的球给他,也知道如何打出漂亮的扣杀。他们在胜利时击掌庆贺,失败时相互安慰,然后再为下一次胜利共同努力。他甚至梦到了春高预选赛输给乌野的那场比赛,那时的岩泉在用他自己的臂膀拥抱他。


 


醒来的时候他的指尖似乎还残留着排球的触感,也还能记起那个拥抱的温度。


 


我想体会一下。及川紧紧攥着盖在身上的毯子。我真的很想体会一下啊,这个梦里的一切。


 


END


————


一个突然想到的莫名其妙的梗- -各种bug请多担待!本来最后是一个BE结尾来的结果感觉写的太强行了给删掉了((


 


最近把小排球动画补完了!又找回了几年前追第一季的感觉了!话说一开始看小排球特别萌月山来的现在又觉得大王和小岩也超好!!说起来一开始开这个lof就是写月山文来的(都是黑历史(


青梅竹马万岁!!


话说仔细看小岩出场的镜头,小岩对其他人真的都超温柔啊!!特别可靠!!只对及川凶wwww


 


下次想写北一时期的阿吽ww


总之非常感谢能够看到这里!(鞠躬

评论
热度 ( 88 )
  1. 李四瓜LucFy 幽暗城二楼 转载了此文字

© 李四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