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四瓜

可叫瓜瓜或机机 十分想要小伙伴一起玩( p′︵‵。)

黑月\兔赤\杂食(*σ´∀`)σ

寄给你全宇宙的爱和自太古至永劫的思念

[HQ!!兔赤 蚕食]①

蚕食

* 严重ooc预警
* 品行端正学生木兔A x 伪不良学生赤葦O
* 青梅竹马设定 ABO世界 大约是感情戏
* 小虐怡情 大虐伤身
* 巨坑 缓更 高三狗的痛苦.gif
* 如果没问题的话 那我们就开始吧

【我赔上一生的情动 赌你会爱上我】

1.
木兔光太郎做了一个梦。

梦里河神提着两个湿漉漉的赤葦,煞有介事地问他,光太郎啊光太郎,你丢的是这个乖巧可爱的京治小朋友,还是这个叱咤初中校园的赤葦大哥?

木兔受到了惊吓。

单细胞生物显然没有办法理解这个超乎常理的事情。他呆滞看了看河神左手的糯米团子,又瞅瞅右手面容姣好的青年,暗自思索着用大斜线扣球将河神打晕趁机将两个赤葦都救下的几率有多大时,河神眨眨眼,仔细又盯着木兔看了一会,突然醒悟过来般说道,抱歉,我好像认错了,这不是你的东西啊。于是匆匆扬起一阵风,带着两个赤葦消失了。

进一步受到惊吓的木兔猛地睁开了眼睛。

2.
房间还是他的房间。

隐隐的天光从窗帘里透了过来。天还没有完全亮,街上还是静悄悄的。偶有几声鸟啼,混杂着扫把清扫地面的声音,静谧如常。

没有河神,也没有一大一小两个赤葦。

是梦啊。

平静下来的木兔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这显然不是一个叫人愉悦的梦。木兔伸手,摸到了床头柜上的闹钟,六点十分。似乎也无法入眠了,于是木兔翻身 下床,准备洗漱,出门晨练。

一般来说,人们对梦境的记忆时间都十分有限。无意识中的梦,在清醒后半小时内便会在脑海中模糊,随着时间彻底消失。按道理来说,普通人尚且如此,更何况单细胞生物木兔君。正常的剧情发展,应该是一个早餐后木兔就忘掉了这个荒谬的梦,恢复活力满满的状态,迎接新的一天开始。

不过,今天好像是一个意外。

他好像被困在那个梦境里出不来,怕自己忘记掉这个故事似的,一次又一次地重复回忆。梦里河神提着两个赤葦,问木兔哪个是他丢的。他还在犹豫,河神就跑了。临走前还抛下一句奇奇怪怪的话。

[ 这不是你的东西啊。]

短短八个字,像一只手压住了木兔所有的激情。一整天都无精打采的,头发也是塌下来的样子。即使是到了每天他最有活力的部活,也因为心情沉郁着,始终打不出顺手的球路。

[木兔,今天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同队的学长有些担心地问到。

在第八次被对面一年级的学弟将扣杀拦死后,木兔没有像往常一样大吵大闹或者进入消极状态。只是呆呆地道一声歉,然后继续不在状态。失去了往日的聒噪,排球队的各位都有些不习惯。

[抱歉。]

[不用道歉哦。要是真的不舒服就先回家休息吧。勉强自己也不好啊。]队长道。

[…那我先走了,很抱歉今天状态不佳,希望没有打扰到大家。]木兔勉强笑了笑,大概是知道自己的状态只会让练习的质量降低,匆匆地跟队友们道了别,背着书包回家了。

…到底为什么会一直记着这个那么荒唐的梦啊。

大概是和赤葦有关吧?

脑海里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木兔心里狠狠一跳。

可是木兔和赤葦,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

3.
木兔光太郎,赤葦京治。

两个人曾经是最要好的朋友。

木兔家和赤葦家只隔了一条窄窄的巷子。两家的户型相似,二楼有房间有窗户正对着。那年赤葦一家刚刚搬进来的时候,有些匆忙,还没来得及挂上二楼的窗帘。眼尖的木兔小朋友立即就发现了邻居来了同龄人,兴奋地朝对面问要不要一起来玩。

那一年,木兔七岁,赤葦六岁。

这一条街上只有他俩是年龄相仿的孩子,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好朋友。巧的是赤葦和木兔竟然在一个小学,每天上校
车前,赤葦夫人总是笑眯眯地,将赤葦的手交给木兔,说道,我们京治就交给木兔君啦。而木兔总是庄重地点点头,紧紧地握住赤葦的手,胸有成竹地让阿姨放心。

他自诩比赤葦大一岁,自然有照顾赤葦的责任。每次到学校总是先把赤葦送往一年级的教学楼。他走在赤葦前面开路,雄赳赳地,像守护王子的骑士。

赤葦夫人为了感谢木兔对赤葦的照顾,下午放课后总是邀请木兔到家里来 吃点心。后来发现木兔同为Beta的父母忙于从事科研的工作,很难按时到家为木兔准备晚餐,于是就自告奋勇,让木兔到家中吃饭。一开始,木兔父母觉得十分过意不去,但在赤葦夫人一再强调[只是多一双筷子罢了,小孩子的食量并不大,木兔君是个好孩子,况且我们赤葦君也很喜欢和木兔君一起玩呀。]后,还是满怀感激地接受了赤葦夫人的建议。

于是木兔正式成为赤葦家的食客,相处的时间更多了。

即使是现在回想起来,那五年与赤葦共度的日子,仍是木兔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开始打排球也是那个时候与赤葦以前参加的小学兴趣班,木兔现在还过得去的外语成绩,也得益于赤葦父亲的学前教导。还有还有赤葦夫人精湛的厨艺——那位坚强而温婉的Omega女性,用自己的全部力量,保证了赤苇和木兔能有一个优质的童年。

说到那两扇对着窗——那也在一天中赤葦和木兔难得的不在一起的时光中起到了重要的交流工具的作用。两个孩子会 在窗边探出小半个身子,扯着嗓子对话。

[光——太——郎——,妈妈让我问你明天想吃什么样的便——当!]

[什么都可以哦!阿姨做的便当都超级美味!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吃厚蛋烧!!!]

你看,这些都是千金不换的时光。曾经的木兔光太郎,觉得每天最美好的生活,不过是早上和赤葦一起上学,中午一起享用赤葦母亲的便当,下午放课,一起去打排球,回到赤葦家,不仅有冰爽的酸梅汤和曲奇,热气腾腾的晚餐也已经在厨房里蓄势待发。

赤葦,赤葦,赤葦。

在木兔懂得人世间所有美好的事情开始,赤葦仿佛就不曾从他的生命中缺席。小小年纪的孩童或许都是天马行空 的,但木兔从来没想过的,大概是赤葦——

会有一天从他的生命中剥离。

那么突然。

4.
上帝让我们习惯某些东西,就是用它来代替幸福。

但世人总是容易得意忘形,一不小心就习惯了生命空虚的本质。

5.
木兔混混沌沌的走着,脑子里记忆一帧一帧地略过,还没有走马观花地回忆完,就已经到家了。

习惯性地往右边看,邻居家不出意外地一片漆黑,门牌上的赤葦二字,早就随着房子无人问访,挂上了一层薄薄的灰。文字尚且苍白无力,更别说虚缈的回忆。那些花一样摇曳的过去,像时光一样无法保存。

多久没和赤葦说话了?一年?一年三个 月?一年六个月?

木兔知道自己对赤葦的想念从未间断。

但从分别到至今,从未有像此刻这样疯狂,且意犹未尽的想起赤葦,以及有关赤葦的全部。

这一年,木兔十六岁,赤苇十五岁。

九年过去了,当年他们一起在赤葦家院子里种的树已亭亭如盖。长年无人打理,杂乱而茂密的树枝将赤葦家的窗户 遮去了大半。厚实的帘子像是隔离外界一般,终年不曾掀开过。以前木兔每天都会在窗前站一会,或者在看见楼下有灯亮起的时候试着喊过几次赤葦的名字,几乎都没有回应。久而久之,他也就不再喊了。明知道等到赤葦出现的机会微乎其微,但每天在窗前站一会的习惯,好像怎么也改不了。

木兔等了很久,却再也没等到赤葦从窗户里探出半个身子来,扯着嗓子问他明天想吃什么样的便当。

6.
很多人都觉得木兔单细胞,率性好懂,喜欢的东西无非就是排球和烤肉,还有炒面面包。心里大概是一片广旷,藏不住什么事。

事实上大部分时间木兔也确实如此。

他心里藏不住事,却住着一只叫赤葦的蚕。不触动它倒也无事。但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那只蚕就开始作乱,可以一点一点地把木兔的心,咬出一个洞来。




Fin

终于打完了,手机党的痛qwq

大家好这里是机机,小排球赤葦和月島的重度迷妹患者。这大概是我无数个兔赤脑洞中最完善且感觉最好的一个,所以想用最拙略的文字写出来,想跟你们一起分享。

[4]出自七堇年《被窝是青春的坟墓》

虽然是abo,但是好像是为了剧情需要,所以可能…并不会有r18。←【喂】

下一章大概就是解释为啥兔赤突然分别了

也不知道下一章是什么时候…【???】

总之欢迎兔赤同好来找我玩!!来呀快活呀!!一起产粮一起嗨皮啊!!

谢谢你们看到这,比心(*˘︶˘*).。.:*♡

另外要向 @Plato .  @(*ロ-ロ)♥(W౪눈*)(*Θ∀Θ)♥(주_주*) 两位太太表白!!
太太我宣你!

评论 ( 7 )
热度 ( 39 )

© 李四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