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四瓜

可叫瓜瓜或机机 十分想要小伙伴一起玩( p′︵‵。)

黑月\兔赤\杂食(*σ´∀`)σ

寄给你全宇宙的爱和自太古至永劫的思念

[HQ!!兔赤]蚕食②

蚕食②

*继续ooc预警
*品行端正学生木兔A x 伪不良少年赤葦O
*青梅竹马设定 ABO世界 感情戏
*小虐怡情 大虐伤身 保证he
*巨坑 缓更 高三手机打字狗的痛.gif
*如果ok的话 那我们就继续吧
*这是一只面临中考的赤葦君

7.

22:00

赤葦在草稿本上列下最后一道式子,匆匆地退出了网页。网校的直播课程总是那么准时,按部就班地上课,下课,详细地讲课本例题和一些基本的拓展,并没有太多的机会可以给学生询疑难。赤葦瞅了瞅刚才并没有太明白的三角计算,叹了口气,迅速地将课本收拾好,走出网吧,往不远处的学校跑去。

经过便利店的时顺便把剩余的最后两个泡菜饭团买走。

22:10

校门自然是不能走了,不过这并不值得担心。赤葦轻车熟路地走到围墙外一个特定的位置,这里是监控摄像的死角,刚好拍摄不到翻墙入校这种违纪行为。助跑,起跳,顺势踩上墙壁,赤葦接近180cm的身高起到了关键性的帮助作用。灵巧地侧身翻过,毫不费力。毕竟三年来已经练习过不少次,这对偶尔会逃课的赤葦而言易如反掌。

22:20

赤葦终于赶在男生宿舍关门前跑回了宿舍。长距离的快速奔跑还是消耗了不少体力。不过没办法,即将毕业,任何一个小小的学校处罚都会因在校时间不够而跟着档案一辈子。所以平常即使再混,在这最后关头,也不得不小心翼翼起来,免得被教导主任盯上。

跟舍友打了声招呼,赤葦便拿着换洗衣物去洗漱了。路上还想着那道解不开的题目,奈何没有纸笔无法演算。 赤葦有些烦躁地把花洒拧到最大,让水流狠狠地打在脑袋上。水声在耳边哗哗作响,隔离了澡堂外青春期男孩子们嘈杂混乱的声音。

冷静下来后,整栋宿舍楼已经熄灯了。生活老师开始查房,忽明忽暗的手电筒光在黑暗里闪烁。赤葦悄悄地,像猫一样敏捷地穿过一整条走廊,回到尽头处的宿舍。跟舍友们道了晚安,从包里摸出ipod,用去年中考的英语听力隔绝了宿舍的日常夜聊。

脑力与体力的消耗很快就带来如浪潮般的疲倦,意识渐渐模糊,突然被窝里亮了一下,是ipod的定时关机。赤葦用残存的意识将耳机摘下,随意缠好,翻了个身,沉沉睡去。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8.

如果有人会跟一个月前的赤葦说,接下来的两个月开始,你会好好学习,不会迟到早退,即使是最厌烦的外语课也会为了补习语法而不敢神游,翻墙逃晚自习去网吧还是为了上网校的课,我们赤葦——当然,他不会开口凉凉地讽刺你一句[白痴],只会用一个浅显易懂的白眼来宣告你的傻x言论是多么无趣。

不过,风水轮流转。三年睡的觉,走的神,终于在还有距离中考两个月、而赤葦决定报考东京名校枭谷的关键时刻,来了报应。现在因为不熟悉运算规则而被数学计算搞得焦头烂额的赤葦,如果有机会对初一初二的自己说些什么的话,一定会尽力把在数学课上混混沌沌的自己打清醒, 告诉他,认真点,多看老师解几道例题的过程,初三的你也就不至于那么狼狈。

带领校排球队打进了全国大赛,虽然止步于四强,但赤葦作为一个优秀的二传手无疑是发着光的。已有不少的高中伸出了橄榄枝,愿意免试招收赤葦。

但赤葦最后都谢绝了,偏偏要去即使是特招生也要有及格分数的枭谷。

枭谷的排球主教看过赤葦的表现,对赤葦大加赞赏。 但也听说过赤葦在学校的表现,知道即使这个学生在排球方面再优秀,也无法打破校规破格录取,长吁短叹了好久。突然间赤葦登门造访,表示自己想就读枭谷时,不禁喜出望外,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赤葦争取了体育特招生的最低合格分。事情已经是在弦之箭,随心过了三个年头初中的赤葦,终于也不得不翻开干干净净的课本,朝着门槛不高、但还得用力跳一把才能够着的枭谷,发出了挑战。

9

赤葦并不是一个好学生。

这确实也是不争的事实。

偶尔迟到早退,上课浅睡或者阅读其他的书籍,唯一过得去的外语也因无法忍受老师别扭的发音干脆带上耳机听音乐。有时候一些不重要的课——例如生理卫生什么的,干脆逃课消失。其实相对其他不学习但还捣乱惹事的真正不良而言,我们赤葦并不算得太过分。这大概也是他为什么可以随心所欲地过了三年,还没有被教导主任请去喝茶的原因。

赤葦就读的是一所寄宿学校,全封闭的管理教育。这里的孩子大多来自非富即贵的家庭,独立且早慧,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所以勤奋努力是常态。加之是一所私立学院,对文体的投资也舍得下血本,所以每年高中特招生的上线人数也十分可观。综合起来,这是一所十分优秀的学校,东京的孩子也会以能在这所学校就读为荣。

但光明与黑暗总是共存的。

优秀的学生不少,仗着家里权势胡作非为的刺刺也还是有。在学校里并不敢太过明目张胆,在校外惹是生非的能力却令人头疼。所以赤葦学校的第二个标签,大概就是不良少年的老窝之类的。我们赤葦并不是这样的人,但很明显,他也被划分在阴影之内。相处了三年的同学,对赤葦的评论大抵也诸如[赤葦君吗,排球打得很好啊,可惜并不是一个好学生呢。]一类。

好在赤葦并不是特别在意这些。

赤葦其实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清楚自己想要做什么,所以可以简洁而坦白地去应对外界。喜欢排球,就花一切可以动用的时间去练习,不喜欢外语老师奇妙的发音,便直接拒绝去听课。活得很有目标,很自在,赤葦觉得挺满足的。至于这些行为是不是超过别人的思想道德准则,赤葦无暇去关心。

[我们京治啊,做好自己就够了。]

赤葦夫人曾经这样对赤葦说。

10.

每一段无法轻易掀开的回忆在开口述说之前,都是长久的困顿。

赤葦的母亲,其实是在美国长大的日本移民。遇见了在日本驻美国大使馆工作的赤苇的父亲后,毅然决定嫁夫随夫,随着满工作任期的丈夫回到了日本。

她曾是小有名气的omega摄影师,为杂志《美国地理》多次特邀拍摄照片。为了照顾赤葦,甘愿将热爱的摄影退居二位,全心全意地为赤葦打造了优质的童年。而木兔也是其中的受益者。

但上天还是强行将她从赤葦的生命中剥离了。

赤葦夫人死于四年前,车祸。

醉驾的司机将她狠狠掀翻在地。她没有等到京治和丈夫来见她最后一面,在救护车上永远地沉睡了。

人脑的保护作用,会让能产生不舒适感的记忆渐渐模糊。四年前的某个雨天,母亲下葬,赤葦已经记不清任何有关葬礼的信息。有多少人来吊唁?自己哭了吗?父亲又是怎样凄切但故作镇静的表情?

全都记不清了。

唯一还有印象的,大概是左手有温厚有力的感觉,一点一点传到赤葦麻木的心尖上。有人紧紧握着他的手,颤抖着。有真实的痛感,让赤葦知道自己还活着。

那只手,是木兔的。

11.

赤葦开始摄影,也是从母亲开始去世开始。

他从母亲的遗物里找到一台cannon eos 40d,一台当时性价比不错但如今已经过时的单反。但还是很适合初学者使用。赤葦夫人大约是那它来记录日常的,赤葦在里面发现很多鲜活的照片。有市场新鲜的瓜果蔬菜,有傍晚瞬息万变的天,但更多的,是赤葦和木兔。

偷拍的瞬间把握得恰到好处。

从那以后,赤葦就把那台相机带在身边,渐渐萌发了学习摄影的念头。他开始自学,从弄懂那本将近一公分厚是说明书开始。于是可以看到一开始上课时赤葦还偷偷摸摸地在抽屉里翻看有关摄影的书籍,后来就明目张胆地将母亲收藏的影集摆在课桌上。再后来,碰到无趣的课,他便翻墙逃课,骑着脚踏车在东京大街小巷游荡,拍有趣的人和物。

一发不可收拾。

摄影和排球,变成了赤葦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部分。

赤葦偶尔还会抽烟。

抽的是类似于Capri Menthol或者绿色包装的More,专门为女士设计的香烟。尼古丁含量较低,烟味不大,多的是薄荷的清香。这也是赤葦夫人的习惯。以前赤葦觉得母亲身上偶尔有这般好闻的味道。就是出自这些烟草。

赤葦和母亲长得极像。五官端正,轮廓洁净。单眼皮的眼睛狭长,眼梢轻轻拖延。不是那种锋利的美,但温婉如玉,让人移不开视线。

他活得越来越像母亲。

没有比让一个人在你身上活下去来得沉重的怀念。

虽然一开始是刻意为之,但赤葦发现自己做这些事毫无阻力。大概是他身上流着母亲的血,融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没有比这更好的纪念了。

赤葦不介意成为母亲的影子。

12.

失去母亲的照拂,又碰上父亲再次被派往美国的赤葦,在拒绝了父亲一起前往美国的建议之后,便被父亲送到了这所寄宿学校。学校离家很远,赤葦不常回家。初一在周末的时候,他们偶尔还会约来见面。奈何之后两人都有各自的生活,加之赤葦的学校在郊区,来回极其不方便,于是见面的次数便少了。

从来就没有坚不可摧的情谊和感情。

但是,我啊,还想继续靠近你啊。

14.

06:20

嘈杂的起床铃从广播里传出来,浅眠的赤葦被惊醒。带着朦胧的睡意,爬起来洗漱,在高昂的起床音乐中,慢慢找回清明的意识。

距离中考还有三十天。

赤葦把历史课本从包里拿出来,翻到近代史,开始在草稿纸上誊写。

阳光从云里探出头来,稀疏而温暖。

今天意外地是一个晴天。

fin

作为一个迷妹 私心地写了很多赤葦[捂脸]
第一第二篇的话大家可以当成是一个引子来看,毕竟正剧还没有开始[???]
下一篇兔赤就会重逢啦!!!
至于赤葦为什么决定去考枭谷还有为什么被当做混混的头儿后面会继续讲噢!!
欢迎兔赤同好来找我玩或者留言!会超级开心的!
手机打字的痛 也欢迎大家帮我捉虫[鞠躬]
总之谢谢看到这!比心!

评论 ( 6 )
热度 ( 33 )

© 李四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