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四瓜

可叫瓜瓜或机机 十分想要小伙伴一起玩( p′︵‵。)

黑月\兔赤\杂食(*σ´∀`)σ

寄给你全宇宙的爱和自太古至永劫的思念

[HQ!!兔赤]蚕食③

蚕食③

*继续ooc预警
*品行端正高二学生木兔A x 伪不良少年枭谷高一新生赤葦O
*青梅竹马设定 ABO世界 感情戏
*是个坑 缓更 高三手机打字狗的痛.gif
*正剧开始
*嗨 木兔前辈

【我会穿过人群时光 在这个夏天来见你】

15

[完、完蛋了——!!!!!]

房间里传来一声惊恐的叫喊。下一秒,木兔被闹钟上醒目的[06:40]吓到睡意全无,从床上鲤鱼打挺而起,留下乱七八糟的被窝来不及处理,三步并两步地冲下楼直奔洗手间。

真的是完蛋了!!

昨天刚从森然学院合宿集训归家的木兔,没有成功地抵制新出电动游戏的诱惑,兴奋地接受了木叶到他家中去打游戏的邀请。分别时主将看着自家已经快要是做别人高二的前辈的队员谈到游戏一副小孩子般过度兴奋地模样,叹了口气,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们不要玩太晚,开学第一天的早训不能迟到。

…当晚木兔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将近凌晨一点。

显然木兔用睁开眼时已经迟到早训十分钟的行为证明了主将的良苦用心白费了。

来不及吃早餐了,用最短的时间完成洗漱→穿衣→抹发胶→拿起难得的母亲做的便当这四个步骤后,木兔朝母亲喊了句[我出门啦!!]迅速冲出家门并持续加速向地铁站跑去。仿佛还听见母亲在身后说了几句什么,但木兔已经无暇顾及了,满脑子都是教练和主将怒火中烧的表情,恨不得下一秒就在枭谷体育场上方直线降落。

…话说今天装便当的袋子好像重了一点?是什么好吃的?

…啊,不过还是先想想多少字的检讨能让教练放过自己吧。

九月一号,开学第一天。光荣晋升成前辈的木兔光太郎,用迟到的早训拉开了高二生活的帷幕。


16

12:00

终于熬到国语老师说出[下课]两个字后,木兔像泄了气的皮球,软绵绵地瘫在了课桌上。第一天早训就缺席的后果,不但是被罚跑了,还自己一个人把排球场整理了一遍。只有五个多小时的睡眠显然是不够的,身心俱疲的木兔一个上午都无精打采。好不容易等到午休时间,同学们都三五成群地到食堂或教室外吃午饭,吵闹的课室渐渐安静下来。多好的补睡时间啊。木兔整个人侧脸趴在课桌上,合上眼睛,打算用着难得的静谧时光来拯救自己为数不多的活力。

木兔所在的班级在二楼,窗外就可以看见枭谷林荫的校道。有高大的乔木遮蔽了将近大半的直射的阳光,少数斑驳地照进课室里来。正午叶间的风早已失去了燥热的温度,一阵又一阵地吹过。

木兔在远处悠长的蝉鸣中,睡意渐浓。

却没想到只享受了片刻的安宁。

[…木兔前辈?]

一个声音将混沌的意识撕开一条裂缝。

嗯?

[…木兔前辈?]

唔…

哎,有什么事的话,可不可以——

突然间有什么抚上他的脸,还没等木兔反应,就是一阵猝不及防疼痛。

[木——兔——前——辈——]

先前淡淡地声音陡然升高了一点,似乎还着丝丝不满。木兔挣扎着睁开沉重的眼皮,眼前还有一点模糊,这让他看不太清眼前的人。

…但是那人掐他的脸真的好痛。

素黑的微卷的头发,一贯没什么表情的脸,标志性狭长的凤眼。声音虽然因为青春期发育有些许不同,但说话的方式和语气,却和木兔记忆中的惊人地相似。

…赤葦?

骗人的吧。

我又做梦了?

赤葦怎么可能出现在枭谷嘛…还乖乖叫自己木兔前辈…要知道以前他可是怎么威逼利诱都不肯喊木兔一声光太郎欧内酱的倔强小孩啊…

脸上的痛感猛地又增加了几分,力量已经暗示了这只手的主人似乎更加不满了。木兔疼得一个激灵,眼前终于明亮起来。他抬起头,看清了掐他的人。那人居高临下地望着木兔,还不忘更加加重了手指的力度。

[…赤葦?]木兔梦呓般地开口。

[是我,木兔前辈。用睡觉来接待后辈的话,会影响学长的英姿噢?]

赤苇京治继续掐着木兔的脸,淡淡地回应道。


17

木兔仿佛忘记了脸上的痛感。

他呆呆地看着赤葦。

此时窗外阳光正盛,透过枝叶稀稀疏疏洒落到课室里。赤葦就这样站在明暗交错的树影中,穿着枭谷贴身且合适的校服。有光照在他身上。他低着头,俯视木兔表情呆滞的表情。木兔也看着赤葦在阳光下近乎素白的脸。

这大概是,他们生疏的这三年来,彼此靠得最近的一次。

他们靠得那么近,木兔仿佛可以细数赤葦纤长的睫毛。

这是木兔想象过了无数次的,和赤葦重逢的场景。

美好得像梦一样。

突然间,不敢置信的木兔把赤葦掐着他的手拂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狠狠地讲脑门撞到了桌子上。

[砰!!!!!]

[嗷——!!!]一阵哀嚎。

[木兔前辈??!!]

剧烈的疼痛和后续的眩晕终于让木兔完全清醒过来。不是梦,是现实。木兔抬起头,想给赤葦一个欣喜若狂的笑,却在赤葦惊慌的瞳孔里,看见了龇牙咧嘴的自己。


18

[呜…可恶!!真的好痛!!]

[噗。]

[赤葦!!你竟然还笑!!]木兔一手揉着额头,一手胡乱地想去挠赤葦的痒痒。

[这可怪不了我喔,木兔前辈。]赤葦轻松躲开木兔不安分的手,虽然语气还是没有什么波澜,但明显可以看出他眼角的笑意。

[什么嘛!!赤葦考上了枭谷的话,怎么也得提前告诉我一声吧!!这样突然出现真的超级吓人啊!]木兔大声抱怨。

可恶。

你都不知道,我见到你的时候,是多么惊喜。

还做出了那么丢人的举动,一点帅气的前辈的样子都没有啦。

本来想着重逢的时候,要把最好的我展示给你的啊。

木兔有点小委屈。

[嘛,这个也不能怪我,只能怪前辈自己。]赤葦坐到了木兔旁边,[昨晚我有到府上去拜访哦?跟阿姨聊了好一会天呢。本来想等到木兔前辈回家的,没想到快十点的时候前辈打电话回家说会在同学家打游戏可能会很晚才回家,我于是就只好道别咯。]说罢,赤葦偏着头看着木兔,[今天早上我也有去前辈家找前辈,阿姨说前辈早就急急忙忙地跑了,还没来得及跟前辈讲我来过家里的事情。噢,对了,阿姨还给我准备了便当,我就是来找前辈要便当的。我都要饿垮了,没想到前辈竟然还在睡觉,怎么叫都叫不醒。]

[什么嘛!我竟然还不如妈妈做的便当吗!]

[…严格来说是这样的。]

[赤葦!!!!!]

树上暂歇的鸟被木兔的大嗓门惊得扇动了翅膀。

两个人一边吃便当一边斗嘴,唧唧歪歪的。午休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陆陆续续的同学从外面回到课室。赤葦吃完最后一块叉烧,双手合一道了句[谢谢款待],便准备跟木兔道别。

[赤葦!!现在还打排球的对吧!]

[当然,不然为什么来枭谷?]

[那下午放课一起去排球部报道吧!]

[好,那我在教学楼大门等前辈好了。]

[ok!!!]

预备铃打响了,赤葦急急忙忙地离开。木兔把便当盒收拾好,精神百倍地开始等待上课。脑子里偶尔闪过赤葦的脸和方才的言语片段,心情愉悦地像飘在云端。

[木兔他为什么像刚才被漂亮学妹夸奖过扣杀很棒一样?]木兔的前桌小见用眼神示意木叶。

[谁知道呢?]木叶耸肩回应。

[搞不懂单细胞。]两人同时叹气。

而木兔,完全没有注意到队友及同学对他异样的评论。

他的心,已经完全被方才意料之外的重逢占满了。

fin

考完联考,写一个小甜饼安慰一下惨不忍睹的理综w

说起来今天还是生日,能在十七岁碰见排球的各位真的是太好了!

能在十八岁的时候写兔赤也很棒w

希望能一直这么开心地写下去

期待小红手和评论!!欢迎大家来找我玩!![比心]


评论 ( 6 )
热度 ( 39 )

© 李四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