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四瓜

可叫瓜瓜或机机 十分想要小伙伴一起玩( p′︵‵。)

黑月\兔赤\杂食(*σ´∀`)σ

寄给你全宇宙的爱和自太古至永劫的思念

[HQ!!兔赤]蚕食④

蚕食④

*惯例ooc预警
*品行端正二年级木兔x伪不良一年级新生赤葦
*相信我 他真的是一篇a(qing)b(shui)o 十六岁二次发育设定
*打了一个多小时的字 竟然被吞了 痛哭流涕
*喜欢写兔赤两个人悄咪咪地内心戏w

19.

赤葦小跑跑回位于楼顶的教室。

一路上跟他一样赶回课室上课的人极多,摩肩接踵。赤葦穿过人群的间隙逆流而上。像一只自由的鸟,掠过时带着生机的气息。

心跳粗犷激烈,但并不全因为是奔跑。

如果木兔能在震惊中保持一点点感知,那他就一定会知道,掐着他的脸的手,有一丝轻微地、不受控制地颤抖。那是身体基本的语言,反映了主人内心最真是想法,不容易一点隐瞒狡辩。

那是即使站在全国的战场上的赤葦都没有露出过的破绽。

——赤葦他,其实也很紧张。

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开启久别重逢,赤葦苦恼了很久。怕尴尬,怕相对无言,怕都不再是彼此熟知的样子。一股脑冲进了枭谷的赤葦,却不得不在木兔光太郎面前刹住了车。

在见面之前就已经做过了很多设想,甚至做好了如果无话可说以后要怎么做的应急方案,不过人们常说天道酬勤还是很有道理的。大概是上天也是被赤葦这两个月熬出黑眼圈学习的精诚之志打动了,大手一挥,不进让赤葦成功地通过了枭谷的入学考试,还慷慨地附赠了他一个还算完满的重逢。

真好啊。

赤葦坐在位置上平息他微微的喘息。抬起手,回想起指尖真实的触感,像是要抓牢那感觉似的,赤葦握紧了手心。他将拳头轻轻抵在额上,合上眼,良久,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好久不见,木兔前辈。]

赤葦扬起嘴角,轻轻地说。

窗外的风温柔地拂过,生怕碰碎这只言片语。

20

放学后,排球场。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听说今年来了很多不错的新人??]

[都有谁都有谁!!!]

高三的前辈们挤在经理身边看入社申请书。

[嗯。我们去年到底是打进了全国八强,还是吸引了不少有资质的初中后辈。]经理说着,将申请表递给主将。

主将翻看入部申请表,边看边满意地点头。申请表上有许多名字,在初中联赛时就已经崭露头角。

[噢!今年竟然有庆应私塾普通部的赤葦京治吗?]主将翻看到最后一页,吃了一惊。

[庆应?是去年初中组的四强吗?]有队员提问。

[是啊。我和教练还特地去看了比赛。整体来说是一支不错的球队,可惜个人能力少有拔尖的。不过,]主将将赤葦的名字画出来,展示给部员们看,[二传手的表现倒是相当不俗。不过之前听说好像成绩实在是上不了台面,教练没办法招揽,唉声叹气了好久。没想到竟然考上来了啊。]语气充满欣赏。

[哼哼~我们二传手是最棒的!!]队内正选的二传手前辈自豪地宣布。

[——去你的]大家一阵起哄。

训练还没开始,气氛活跃。大家嘻嘻哈哈。主将将注意力落回申请表上,看着纸上端正的 [ あかあし けいじ ],饶有兴趣地挑了一下眉。

——完全不像不良少年的字啊。

——可是初二的时候因为打架而被禁赛也却有此事?

——唔…

[嘿嘿嘿!我来了!!]

吵闹却精神的宣告声打断了主将的思绪。

木兔精神百倍地冲进了排球场。

[你小子,总算有记性,下次要是再敢迟到——]主将佯怒,突然间看见了跟在木兔身后的人影,[…咦?]

有点眼熟。

跟在木兔身后的人朝体育场里打量一下,发现似乎并没有跟自己一样的新部员,全是前辈。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声音清亮。

[各位前辈好,我是一年级的赤葦京治。今天入部第一天,请多指教。]

赤葦朝还在耍闹的前辈们鞠了一躬。

[噢!说曹操曹操到!!]

[赤葦你好!!]

前辈们热情地围了上去。

——嘛,完全不像不良啊。

——很有礼貌的样子,身上也很干净,没有什么奇怪的服装和饰品,而且…

怕是以后我们排球部训练也会有女生偷偷跑来看了吧?

主将在心里默默腹诽到。

21.

[赤葦现在有多高啦?]

[中考体检的时候是179.2,现在应该是有180了。]

[呜哇!可恶!高一就有180了吗!!]一个还在175线上挣扎的高三前辈哀嚎道。

[前辈一定还会继续长高的…]

[赤苇!上了高中对位置有什么想法吗?]

[暂时还是想继续担任二传手。]

[我们的二传手也是很厉害哦,赤葦你要加油啦!]正选自由人前辈拍了拍赤葦的肩膀以示鼓励。

[是,会好好努力的。]

枭谷的前辈们一如既往地发扬着关爱后辈的优良传统,对于第一个到场的赤葦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和好奇。赤葦初三担任了将近一年的主将,作为球队的司令塔,队员们给予了极大的信任。所以赤葦也尽力表现出可靠冷静,好让大家安心。被当成可爱的后辈这么交流,带着关切和鼓励,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赤葦有那么一些不习惯。不过枭谷球队的氛围实在是好,前辈们的问题大多点到为止,亲切但并不逾越,这让赤葦的不舒适感很快就消失了,轻松流利地回答前辈们抛来的问题。

陆陆续续地,更多新部员前来报道,排球场更加热闹起来。这时候教练也到了,于是大家都整齐起来,新部员开始自我介绍。

木兔抱着排球站在旁边,看着列队其中的赤葦。

明明刚才还聒噪地扯着赤葦一路小跑到体育馆,大声嚷嚷[赤葦快跑!主将的迟到惩罚超级恐怖!!]一类的话,现在突然间就安静了下来。比起中午见到赤葦那种近乎狂喜的心情,在消退不少了之后,终于可以好好地仔细打量赤葦。

时隔几年再见,音容还不至于有翻天覆地的变化。赤葦长高了不少,身材颀长,但还似以往一般清瘦。木兔记忆中稚气的脸已经褪出几分锐气的英俊来,可还是挂着一些疏离的气息。有重合,有不同,当曾经只多次出现在木兔脑海中的赤葦再度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出现,木兔反倒有了更多的不真实感。于是他不自觉地呆呆地盯着赤葦,仿佛想要把他如今的模样刻进脑海里。

感觉被盯上的赤葦回过头,看见木兔出神地望着自己,愣了愣,微微皱起眉头,给了木兔一个询问的神情。木兔被惊了一下,尴尬地收回目光,对赤葦做了一个没事的手势,赶紧转过身去,生怕自己再控制不住,又直愣愣地盯着赤葦看。

…真失礼。

木兔懊恼地砸着手里的排球。这种不属于平常自己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仿佛被束缚住了一样。说不清道不明的思绪缠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但还偏偏抓不住,不知道自己想要些什么。

上次有这种感觉,好像还是梦见赤葦的时候。

[那么就来一场球赛吧,让我们看看新部员会给枭谷带来怎样的变化。]

教练的话让木兔清醒过来,下意识地又抬头在一年级中寻找赤葦。突然间发现赤葦也看了他一眼,带着一丝难得的兴奋。

是一年级对二年级的比赛。

木兔咧了咧嘴,赤葦带有挑衅意味的眼神仿佛给他打了针鸡血。木兔终于也跟着兴奋起来,朝赤葦勾了勾手指,像往常一样喊道:

[嘿嘿嘿!来吧!我是不会输的!]

22.

但凡是看过去年高中联赛的,大概都不会遗忘[木兔光太郎]这个名字。

虽然只是一年级,却在高手如云的联赛中用出色地表现震惊全场。作为枭谷的主攻手,为枭谷斩出胜利的道路。球感和技巧并具,灵活多变的扣球路线,让木兔成功跻身去年评选出的全国十大主攻手之一。整个高中排球都在惊叹木兔的天赋与实力,已有人扬言或许他将是日后日本国家队的国手。

原本就已经是强豪的枭谷如虎添翼,再一次闯入了全国八强。

所以当一年级新部员看着球场对面的木兔光太郎的时候,都无奈地笑了笑。他们都曾是自己球队中不可或缺的优秀选手。这大概是是教练要给的下马威,且不说其他学长的实力如何,木兔一个人的强力扣杀就足够让他们伤脑筋。这场球,怕是鏖战。

决定了上场的球员们聚集在一起协商位置与战术。

[嘛,其实只要不让木兔学长打得太顺手的话,我们应该还不至于输得太难看吧。]赤葦狡黠地扬了扬眉毛,[开场发球尽量牵制一下木兔前辈,有能力的话就进行三人拦网好了。只要有一次触球的话,总还是有机会接起来的。球不落地,肯定有机会。]

其他队员们颇为赞同。

裁判一声哨响,练习赛开始。赤葦看着对面场地自信满满的木兔,笑了笑,与队友们说道:

[可不能让前辈把我们给看扁了。]



fin

好久不见。学业越来越忙了,以后更新的时间应该会少很多[哭泣]
刷题刷多了脑子有些混乱,可能真的要封笔一段时间,好好整理一下全文的思路了。
写到这里感觉剧情太过拖沓了[反省]要加快剧情发展…
总之还是感谢看到这里,期待小红心和评论[比心]
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见面[笑]

评论 ( 1 )
热度 ( 49 )

© 李四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