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四瓜

可叫瓜瓜或机机 十分想要小伙伴一起玩( p′︵‵。)

黑月\兔赤\杂食(*σ´∀`)σ

寄给你全宇宙的爱和自太古至永劫的思念

[HQ!!黑月] 君じゃなきゃダメみたい彡 ③

*复健复健 努力填坑

*如有ooc请指出 鞠躬

*前文请戳头像







10.

 

自己对月岛一见钟情这件事,除了赤苇和后知后觉的木兔,黑尾没敢和其他人表露。那晚缠着赤苇聊天的后果就是直接被赤苇拉黑了,理由竟然是“不是很想和这样变态的前辈聊月”。身边比较了解月岛的估计只有赤苇和Beryl,黑尾更加不敢和Beryl讲,生怕知道自己一语成谶的Beryl气急败坏地拿起吉他就往他的脑袋上招呼。

 

凭什么呀。黑尾铁朗义愤填膺,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错,全世界都和我作对是怎么回事?

 

“第一,前辈你并不知道月是否有同性恋的倾向,这样贸然前去表白会给月带来很大的困扰。”赤苇气定神闲,“第二,我们都不想看到好好的鲜花插在牛粪上。当然这也是大家和你作对的最主要原因。”

 

黑尾被气笑了。

 

他和木兔、赤苇相识很早,彼此的脾性都很对胃口。相交这么多年,黑尾自然清楚赤苇的强调落在前半句。

 

我曾与那么多人擦肩,却能在人海中一眼看见你。

 

有的时候,外貌的确是一段关系开启的敲门砖。只是,那以后呢?

 

黑尾终于开始冷静下来。

 

这种莫名其妙的感情所引发的近乎狂热的,应该可以被称作迷恋的状态,能维持多久呢?黑尾回想起那天他见到月岛的时候,有一片温和的阳光落在他身上。月岛用手支着下巴,光衬得他原本骨白的肤色如瓷器般精致。但他的另一侧脸却隐藏在黑尾看不清的地方,阴暗中,黑尾只能隐约看见他的轮廓和线条。黑尾突然就想起来了,他对月岛惊鸿一瞥最初的感受并不是讶异于他出色的外表,而是萌生的对于月岛的好奇。好奇他隐藏在黑暗中的另半张脸,好奇他说话的语调、惯用的小动作,甚至好奇他已经走过的这二十载人生。

 

黑尾好奇得要命,忍不住要靠近他。于是他傻愣愣地伸出手想要触碰,摸到的只有坚硬的玻璃。

 

新鲜感。这种叫人失魂落魄的好奇,又能持续多久?

 

赤苇看着解除了过热状态的黑尾,“前辈自己想清楚咯。”他喝完杯子里最后一口咖啡,带着怜悯,伸出手拍了拍黑尾的肩。

 


 

11.

 

黑尾怂了。

 

与其冲到月岛面前直说一句毫无意义的“我喜欢你”就直接被枪毙,倒不如悄悄的把这份不知可以延续多久的、微妙的感情藏好,和Beryl一干人等一起做忠实的迷妹,安安静静地做一只颜狗。好看的男孩子就是世界的宝物,黑尾想,反正他也不觉得拜倒在月岛萤的石榴裙下是一件多抹不开面子的事情。

 

对,就是这样。其他再多的就不要再想了。黑尾躺在床上警告自己,你该睡觉了,黑尾铁朗。

 

结果心里有事不好受的黑尾铁朗第二天起得格外的早。

 

黑尾看了眼闹钟,比预定的起床时间还早了一个半小时,闭上眼睛自我催眠了一会,毫无睡意,最后认命地从床上爬起来,简单洗漱,顶着乱七八糟的头发和乌黑的眼圈出门了。

 

他出门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灰朦胧的天空,以及混有泥土气息的厚重的湿气。

 

当黑尾从地铁站里走出来的时候,只能望着潮湿的地面和连绵不断的雨发愁。他的包里装着他的Apple MacBook,这玩意有点娇气,黑尾担心淋了雨的它罢工,里面还有他这一个学期的作业和论文资料…黑尾就这样站在地铁站的出口,眼巴巴地看着每个过往的行人手里的伞。那些伞都秀气地很,礼貌地拒绝了黑尾蹭伞的请求。

 

怎么就能这么背呢。黑尾想。

 

雨又淅淅沥沥地下了一阵,终于有了转小的迹象。黑尾见状,狠了狠心,把背包抱在了怀里,朝五百米开外的校门口跑去。可惜老天爷捉弄他似的,才跑了不到两百米,豆大的雨点又哗啦啦地倾泻下来,打得黑尾连眼睛都睁不开。几秒之后他就已经湿透了,鸡冠发蔫在额前,黑尾拼死护住了自己的背包,也不看路,三五步直接冲进了路边的某家店里。

 

情路坎坷,人生不顺,黑尾铁朗觉得真觉得自己要去烧香拜佛去去晦气。

 

他现在就是一只纯粹的落汤鸡,浑身仿佛都在滴水,头发湿漉漉地垂下来,将他的视野遮得七七八八。真的是不能再倒霉一点了。黑尾内心哀嚎着。他烦躁地将头发撩起来,把头发抓成一个套在自己脸上绝对不合适的背头,在地板上看到自己的倒影,嗯,还真是挺难看的。黑尾默默腹诽自己的发型,然后一抬眼,突然就看见了站在收银处的,也正在看着自己的——

 

月岛萤。

 

啊,老天爷。

 

黑尾眼前一黑,想就这么昏过去。


 

 

12.

 

有什么是比第一次被暗恋对象注意到的时候,自己是最丑的样子,更让人想落泪的事情?

 

黑尾铁朗觉得没有了。

 

他觉得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月岛还没有看清楚他的长相的时候扭头跑出去,但是理智告诉他这样只会要了他笔记本电脑的小命。又或者可以把头发重新放下来盖住自己的脸,但这样又可能被当成傻子……黑尾觉得自己脑袋已经当机了,紧张得有些不知所措。他安慰自己要冷静下来,要像一个陌生人一样把目光从月岛身上移开。可惜身体就是不受控制,只能呆呆地和月岛对视着。

 

好在月岛大概也觉得和陌生人对视不太适应,几秒后把头扭开了。

 

黑尾终于松了一口气。

 

店员好心地为黑尾递上了纸巾,并且告诉他可以在店里躲雨。黑尾连连说了几个谢谢。仔细一看才发现这是一家新开的面包店,出炉的面包带着黄油黏腻的香气。黑尾慢慢冷静下来,假装认真地挑选橱柜里的面包,眼睛却还是悄悄地往柜台那边飘。

 

月岛似乎在和店员小声讨论什么,隔得太远黑尾也听不清。不过黑尾倒是看清了月岛准备结账的蛋糕卷,夹着粉色的奶油,上头还有一些草莓装饰。

 

没想到他喜欢草莓蛋糕啊。黑尾有些惊讶,不知不觉偷偷打量的目光也明显起来。

 

没想到这时月岛又突然转过头来,吓得黑尾心虚地马上收回目光,低头盯着那些精致的糕点。还好没被发现,黑尾想,不然肯定要被当成无脑花痴了。第一眼已经输了,第一印象千万可不能再糊了。

 

“前辈。”

 

黑尾突然听到有人用日语喊了一声。

 

他有些茫然地抬起头,环顾了四周,发现店里除了两个店员外,就只有他和月岛两个人。

 

大概是幻听了吧,哈哈。黑尾想。

 

“前辈。”声音似乎又清晰了一些。

 

这回黑尾听清楚了。他有些机械地把目光转向月岛的方向,迟疑地“啊”了一声,发现月岛看着他。

 

月岛站在门口边,手里提着他的草莓蛋糕卷。他今天穿着白色的休闲衬衣和修身的五分裤,来的时候大概也被夹着雨的风扑了面,刘海柔顺地贴着额,看上去多了几分乖巧。为了增加食欲而添置的店里的暖光落在他身上,黑尾竟然觉得分外合适他。这又是和他之前感受到的月岛不一样了。如今的月岛仿佛更近人一些,橘黄色的光衬着他金色的发,确实有几分秀色可餐的味道。

啊,该死。黑尾做贼心虚,该不会偷看被发现了吧。该怎么解释他真的没有恶意不过只是一个小迷弟而已……黑尾脑子里霹雳巴拉乱七八糟一片。

 

“前辈,你是K大的吗。”

 

黑尾觉得自己要完蛋了。

 

“……要不要一起走?”

 

啊?


TBC






是的我回来了! 以后的更新会努力做到一周二更或者更多的!!

黑尾前辈倒霉了这么久当然要给点福利wwww

感谢看到这里和你的小红手 笔芯 

欢迎来找我玩2333

 

 

 

 

 


评论 ( 16 )
热度 ( 60 )

© 李四瓜 | Powered by LOFTER